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22年06月
23
总第762期



关闭


此去繁花似锦 相逢依旧如故

作者: 来源:文学院 刘颖歆   发表日期:2022-06-16    

写下这段文字时,我距离毕业已只剩不过几天的光景。在过去的岁月里,我曾一次次目睹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们三两成群,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合影留念。他们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嬉笑打闹间将青春定格在一张张小小的照片上。而今的我们成了曾经的他们,复杂的心绪悄然蔓延在每个即将踏上远行的学子心头。

从小到大,我们早已经历过无数次的分别,不断熟悉起来的陌生面孔,又在记忆中慢慢暗淡。毕业答辩,散伙筵席,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一切又在无奈地流失着。我们在漫长的人生中相遇,短短几载又要匆匆分别,各奔东西。看着校园里来来往往的人群,我终于想明白了那句话的含义——“母校是什么?母校就是那个你刚来时巴不得马上离开,可真正说再见时却万般不舍的地方。”

在济大的岁月是我人生中一段刻骨铭心的时光,这里承载着我的梦想、我的成长、我的喜怒哀乐、我的成败得失。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喜悦再回想时仍然可以清晰地浮现心头。在2018年的秋天我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迷茫,整理了大包小包的行囊,离开故乡熟悉的风景,踏上了去往济南求学的路程。那时从东南门望去,学校好像大的望不到尽头,在十教上课都能迷迷糊糊找不到出口,去往操场路上小吃摊的香味也总是诱惑得人口齿生津。

青涩的大一,回忆起来就像入口了一颗酸梅,初尝酸涩,回味甘甜。陌生的人与环境,全新的生活方式,我们在迷茫与不安中不断向前摸爬滚打着。在军训和新生教育中慢慢了解着济大的一切,在丰富的社团活动与各项比赛中肆意挥洒着张扬的青春,也在校园无数个春夏秋冬的美景中慢慢沉醉。那时的济大对我来说像是初恋,青涩又美好。

到了大二,激情与茫然退却,我开始对于未来有了更加明确的目标和规划。满满当当的专业课让我们陶醉在文学的魅力中,感受诗歌带给灵魂的自由与震颤。我每天的生活也逐渐固定在图书馆、教室、寝室三点一线,奔波于学校工作与渴求知识之间。留在印象里的是日夜伏案的背影,以及那些伴着《回家》的萨克斯音乐离开图书馆的夜晚。这样的日子既单一又充实,我们在日复一日里被时间追赶着长大,穿上正装,渐渐有了学姐的样子,也陪伴着济大迎来了新一批优秀的学子。

与大二的忙碌相比,大三是充满种种机遇与挑战的一年。这一年里,我去到了济南的中小学体验作为一名教师的不易,实习之余也面临着种种抉择与考验,庆幸的是老师和学姐们的陪伴与鼓励带我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保研后的生活节奏渐渐慢了下来,我开始留意身边那些曾被忽略的美好。

原来,重新装修过的二食和八食充满着艺术的气息;原来,甲子湖畔的柳树下会有清脆的读书声和闲情垂钓的老者;原来,滋兰苑满树的花总会引得过路人争相拍摄,秋日里大片落下的枫叶和梧桐叶子将整个校园覆盖上了金黄色;原来,曾经那个大到以为望不到边的校园,我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走遍了所有角落……

济大见证着我们的成长,我们也见证着济大一年又一年的变化。寒来暑往,终于我们也走到了要分别的路口。济大于我,如今更像是陪伴已久的故人,与他同行时,热爱可抵岁月漫长;与他分手后,心中满含重逢渴望。

有人说“长大后,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故乡就只有冬,再无春夏。”济大是每一个济大学子的故乡,即使各自启程的我们或许再也难以见到济大春夏的风景,即使记忆中的画面终将渐渐模糊,但我想何谓母校?大概便是此去繁花似锦,相逢依旧如故。亲爱的济大学子们,但愿他日重逢,我们初心未改,少年依旧。

我们与济大的故事,还在未完待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