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22年06月
23
总第762期



关闭


那年 那事 那些我们走过的路

作者: 来源:文学院 冯丹阳   发表日期:2022-06-16    

多情自古伤离别。越是到了快毕业的时候,我们总是越发地感到不舍,越发地怀念之前的大学时光。

傍晚,从食堂出来向四周看了看,突然间发现甲子湖在余晖下显得波光粼粼,给人一种浪漫的感觉。甲子湖的对面便是滋兰苑,茫茫夜色中滋兰苑显得有点朦胧。可以确信的是,与白天熙熙攘攘的人群相比,夜晚的滋兰苑则显得静谧,甚至有了些神秘感。去图书馆的路上,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很多画面。

从滋兰苑游园出来左拐穿过一座小桥,便可以到达二食堂。去二食堂吃炸鸡,那种快乐不言而喻。从食堂出来一直向西走,会看见很多来来往往的人拿着篮球、排球等等。

不知不觉中,就能“走”到北院的篮球场了。还记得有一次,我走到这里时恰巧遇到了在打篮球的张文老师。张老师是我在济南大学认识的第一位老师。在学习生活中,张老师对我的要求十分严格,在很多时候都会用犀利的语言点醒我。有一次,我脱口而出说自己在暑假里看了《文心雕龙》。随后,张老师只是用了最简单的“版本”问题便让我对他肃然起敬。后来的一堂课让我记忆犹新,张老师在课堂上提到:当年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老师们如果发现学生不读原著的话,这个课就不上了。不上课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不读就没法讲……课后,张老师约略地给我讲了《文心雕龙》的阅读方法,随后又发给了我十几个版本的《文心雕龙》,让我有选择的看。当时被“教育”之后,我无地自容,但也深刻地认识到了学中文的同学是应该下苦功夫读书的。从那以后,我发奋读书并且慢慢地改掉了那“好读书,不求甚解”的毛病。当然啦,张老师在日常生活中,也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老师。别的不说,他很喜欢养宠物,家里有三猫一狗。在张老师的影响下,我成功地完成了从怕狗到爱狗的转变。

篮球场的旁边便是三教,那里是我们梦想启航的地方。舜耕书院发挥着它巨大的作用,在这里我们办过许多场讲座与活动。在这里,有在上网课期间突破疫情重重困难组建美学小组的刘艳芬老师,有知性优雅的时宏宇老师,有能把语言学纲要讲得通俗易懂且有趣的张国艳老师,有温柔体贴的唐欣老师,有活泼开朗的王颖老师等等。我想,我们成长路上的每一点进步,都离不开这些老师的帮助。

从三教听完讲座后,若有闲情逸致,可以“走”到九食堂去喝鲜香热乎的酥肉汤。九食堂的后面便是马武寨山,去爬一下放松身心也是不错的。据说,夏天的晚上去爬马武寨是最好的,一边可以吹着徐徐的晚风,一边还可以看萤火虫。现在想来,大学时期的我们,好像只要可以吃点好吃的,或者是能出去玩一玩就会感到很满足。要说起好吃的,小吃街是首屈一指的。爬完山,小吃街是回北院的必经之路。在这里,买上几根淀粉肠,来一份烤冷面,再称点水果,真是能大饱口福。倘若要是遇到上、下课的的点,那么这里可真的就是摩肩擦踵了。我来这里买好吃的时候总会避开“高峰期”。

突然想起来,我来济南大学的第一天好像就是坐在八食堂一楼哭到昏天黑地。有一说一,从小在临沂大学附属幼儿园、小学、中学上学的我,从学校回家从来不超过十分钟,在大学的时候真的是我离家最远的一次……现在想想,“小时候”的自己也是十分矫情。大学这四年让我变得从依赖家人变得更加独立,从青涩走向成熟……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图书馆。大学里,我大部分时间过得都是从宿舍到图书馆再到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我最常去图书馆的第一阅览室,那里的书藏着让我着迷的美学知识。依稀记得准备考研的时候,我把“但行好事,莫问前程”那句话当成自己的座右铭。那段时间虽然很累,但是每每想到自己有可能在一年后可以去看博雅塔和未名湖就觉得未来可期。我想,我们要感谢这个世界有文学,文学是有温度的,文学是能“治愈”我们心灵的。虽然,我最终去的不是北大,但是我也依旧很开心,因为在未来三年我有可能继续在我所爱的文艺学这片天空下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我希望三年后的自己依旧能够抬起头对自己说:谢谢自己很努力,谢谢自己一路坚持到现在。你所有的努力,都值得。

站在图书馆前面,回想着这四年的点点滴滴,突然间多了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慨。不知道为什么,耳边一直环绕着那句话“真的很想让一些人不要走我当年走过的弯路,但是后来发现,如果一直不走弯路的话,永远也不会走路。”就拿图书馆来说吧,走到这里的路可能不止一条,也可能远近不同,风景也可能大相庭径。但我觉得:无论怎么走,我们永远都不要忘记我们出发时想到达的目的地。

想想看,在济南大学的这四年,自然是我们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年。即将毕业,我们由衷感谢济南大学对我们的培养,感谢每一位老师的辛勤付出,以及陪着我们度过这些年的伙伴们。毕业了,可能会说“再见”,但有时候分开也是为了更好的相遇吧……

摄影:文化和旅游学院 刘双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