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21年12月
02
总第747期



关闭


自在桀骜青葱月 鲜衣怒马少年时

作者: 来源:文化和旅游学院 鲁晓雨   发表日期:2021-11-18    

人间骄阳正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年少。 ——题记

《国家宝藏·展演季》首期以“少年十八岁”为主题,走近三件文物背后鲜衣怒马的三位少年,陪伴观众感受“国宝宇宙”中浓烈的青春气息。相比起《国家宝藏》以博物馆为划分的讲述模式,《国家宝藏·展演季》通过对国宝进行“主题式”的二次排列组合,对其背后的精神气象进行了再提炼和再升华,使得民族性格更加鲜明。

十八岁的王希孟爱画如痴,用满腔热情画出了“千年一叹,造极一朝”的《千里江山图》,中国东方演艺集团的舞者以舞蹈诗剧《只此青绿》,绝美演绎王希孟融于《千里江山图》的满腔热爱;十八岁的李世民起兵反隋,经纶王业,陪他倚天长剑的,还有六匹战功赫赫的骏马,年轻歌手周深借一曲长歌《威凤吟》,致敬国宝昭陵六骏的背后征战疆场的六匹战马和“褐裘而来的太原公子”李世民;十八岁那年,聂耳在上海街头买到了他的第一把小提琴,而后,他用自己短暂而有力的一生,奏响了中华民族的最强音,吕思清和一群年轻的音乐家重新演奏聂耳先生的作品,舞台中间矗立着的一把小提琴如同聂耳先生的化身,让演奏完成了一场跨越时空的和鸣。

今天我们透过三件国宝,看到的不仅仅是年轻的身影,更是年少的志气:十八岁的王希孟胸怀千年江山、十八岁的李世民饥不遑食,以救苍生、十八岁的聂耳忧民族危亡,匹夫有责。这是少年的意气,更是少年的可贵!“上下五千年,仍是风华正茂”的蓬勃,“少年负壮气,奋烈自有时”的豪情,让观众也不禁在内心叩问自己:我的十八岁,又是如何?

它的开始,是一束束手机闪光灯下,他们一句句的生日快乐;是我们相拥着说,要做一辈子好朋友的承诺;是我满怀着憧憬,许下的美好愿望。

刚满十八岁的我,忙着备战高考。今年3月百日誓师,我曾高昂许下誓言,百日之后,必定凯旋归来!5月成人礼,我们穿着校服,跑过属于我们的成人门,与老师拥抱,与家长道谢,放飞气球,也放飞我们的理想。再到后来的6月份,每天早晨太阳还未揭开黑夜的面纱,我已踏上去往学校的道路。那些装订成套的练习题,粘贴在课桌上的励志话语,摆放在桌角的倒计时拼凑成我十八岁的开始。

远方的火车鸣笛,刺耳的声音捶打着我的耳朵,“嘟嘟——”火车缓缓喷气停在我的面前。拎着行李的我即将辞别父母,去往省会读书。这辆火车就是我未来的领路人,斩断我和这座小城的联系,让我只能在远方思念故乡。“嘟——嘟”火车又开始尖叫,我急急地爬上车厢,还来不及回头和父母挥别,就被推向了前方,父母的影子已经渐行渐远,火车彻底将我从过去拉到了现实。

如今的我,十八岁已经过了一半,在这风华正茂的十八岁里,少年郎总是发着光的。我们十八岁少年们,有着跨越山海的意气,也有着闯荡天下的豪情。眼睛里带着闪闪的光,满怀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

进入大学,天刚蒙蒙亮,少年便翻身起了床,掀开被子完成那没有完成的梦。红色跑道上,穿着白色运动衣的身影奔跑着,迎着风,踏着梦,感受着汗珠浸透了衣裳的淋漓。有人问他:“这样不累吗?”他却说:“朝阳冉冉升起的样子,真的很美!”图书馆里,少年侧着脸,光映照在少年脸上,显得璀璨夺目。遇上难题还时不时皱两下眉头,眼神中的专注几乎要溢出来了。待到疑惑解开,眉间的“川”字忽而又舒展了。眸子里忽现的流光,仿佛失足跌落的星辰,洋溢着惊喜,辉映着无与伦比的快乐!少年抬起满怀希翼的眼眸,望向窗外的夜空:星辰耀眼,银河烂漫,流光溢彩。少年知道,那是未来!

“有些路很远,走下去很累。可是,不走又会后悔。虽然辛苦,我还是会选择那样滚烫的人生。”少年道。负重前行,甘之如饴。少年喜欢接受来自同学们羡慕且敬佩的目光,喜欢父母和老师看向他时眼中的欣慰和骄傲,更喜欢那个腹有诗书才华气、为梦想而奋力拼搏的他。少年只管努力便好,答案交给时间寻觅,未来不负时光所期。自律给我自由,莽撞而生动,无畏又坚定,这才是我们少年应有的模样!

十八岁的少年,清澈的眼眸中,有流岚雾霭,有星辰大海。皎皎月儿在其中,漾成春水一湾,波光潋滟。穿越沉寂的牵绊,映射生命的光澜;赤诚的丹心中,有笔墨江山,有诗花烂漫。豪情壮志在其中,熔成热血一腔,慷慨激昂,冲破尘世的迷惘,点燃时代的曙光。

少年,满怀热忱理想,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少年,不惧道阻且长,凡心所向,素履所往;少年,抛却苟安颓唐,前途似海,来日方长。今日之少年,胸中有丘壑,立马振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