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21年12月
02
总第747期



关闭


故乡梦忆

作者: 来源:政法学院 王轶徽   发表日期:2021-11-18    

我看见一株细草顶着胀破种粒的壳,率先钻出暗无天日的地下,勇敢地舒展身姿,沐浴阳光。有了先行的排头兵,两株、三株、四株也紧随其后,继而泛为百万、千万棵,一齐漫成绿堤。而枝上渐渐生出繁茂的花叶,与这绿堤交相辉映。阵阵清音传来,是蜜蜂衔桶去采蜜、燕雀撷枝发新窝。

这是故乡吗?历历万象皆相似,历历万象又不同。我心下清明:这不是我的故乡。这里的春风更加凛冽,这里的空气更加干燥,这里的城市更加繁华,怎会是我的故乡?

于是我上了一辆绿皮火车。旧列车开动,烟囱冒出汩汩蒸汽,节节车厢渐次穿过隧道,春光闪现。

我靠在车窗上,静静品味这一途车轨长、乡溪短、家情深——

“欢迎来到DT3241号火车。”一语平和温润的声音忽然跑到耳边,“这里是春日秘密花园,我们将带您回家。”

列车员推上一辆餐车,白瓷碟中平放着精巧可爱的青团。他弯腰致意:“请您用餐。”

我环视四周,一时茫然而不知所措。周遭似乎都是像我一样的旅客。他们神色各异,有人沉浸愉悦,有人两颊淌下两行清泪,有人神色乏乏……

我好奇而又忐忑,于是试探性地从盘中取过第一个青团,沾一点入嘴,瞬间尝到了海鲜的鲜香味。青团的清香在我的舌尖上迸发活力,而我身边的景象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海水的腥咸味在我鼻间弥漫开来。我睁开眼,竟已回到了熟悉的故乡。

我的故乡烟台是一座海滨城市。那里有金黄的海岸,天际总有几点海鸥翔飞。行走在上面,脚下触到的是被春日旭阳熏至暖暖的细沙;不一会儿,它们便笑得“咯吱咯吱”,急不可耐地从我的后脚跟里钻进鞋中。放眼望去,近海岸处结的浅冰已然融化,而大海深处还是如往日一般磅礴而汹涌。春风徐来时,温柔和煦地卷起一层一层细浪,托向岸边,在沙滩上打起一朵朵漂亮的浪花。

每当华灯初上,已因春日恢复往日活力的小城便迫不及待地热闹起来。来不及等到夏日,岸边便已摆上烧烤摊。三三两两的人们推杯交盏,相视大笑。他们吹着咸咸的海风,一杯一杯劝酒,一把一把撸串,大声交谈着,享受着属于夜晚的快乐,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

故乡景,眼前人,我满心满眼都是感动。可作为离乡人,我一时感觉熟悉又陌生。

我拿起第二个青团,迫不及待地整个吞入口中。这是一个绿色青团,不饰雕琢,似乎显得过分朴实无华。

场景慢慢转换。我再次睁眼,入目的是一条老巷。

烟台是一座宜居城市,有着现代都市的繁华。这里白天高楼林立,车流不息;夜间灯红酒绿,霓虹闪烁。但请将目光放远,探入那些隐匿在高楼大厦间的古老街口。

大抵老街老巷,才是一座城市真正的底蕴与颜色。在这里,一块块古旧的青砖拼接成眼瞧见的墙壁、脚踩到的青石板路。而终年环绕的湿润海风,则将每一处砖缝中都种上深绿的藓苔。四季风吹过,就将种子带上旅途,在另一个角落书写老街的故事。在浓铺地藓的润土中,还会探出几株翠绿的株芽,默默为老街添上一分绿意。

春风催暖了墙壁,也吹开了门栏上的卷帘。上了年纪的老人们纷纷褪下了厚重的棉衣,踏出暖室。他们或搬出绣架,戴上眼镜,坐一尾矮凳在门前绣花;或提一顶鸟笼、溜一条田园犬,沿着街口散步;或寻一处石几,摆上一盘象棋,与同伴大相厮杀。他们躲在这座繁华城市的不起眼处,散布在每一个零星的角落。他们很少参与这里的繁华,但他们却是这座城市的开始。

口中余香经久不歇。这是我曾在故乡走过的小巷、看过的风景,也是心中自始至终怀念的景象。

第三个青团入口。粉色撒樱花,是春天的颜色。

天街广场百花齐放,穿着撒花洋裙的小女孩拽着一个垂垂欲坠的大燕风筝撒丫子奔跑,灿烂的笑容遮不住刚换下的两颗门牙。

冰糕店外,一个孩子已经等不及太阳更热烈一些,手中攥着被汗浸湿了的一元五角钱,瞒着父母向店主要一根春日限定的樱花味冰糕。

春天的田野上铺着大大的野餐布,摆着孩子喜欢的春饼、布丁、蛋糕。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聚在一起,捧腹大笑。那时的稚童,肩上尽是草长莺飞与清风明月。

我踱步看去,不禁湿了眼眶。原来这一幕幕,都是旧时春日里年幼的我。

离开故乡,才能获得故乡。所谓的万千荣耀,实际不及日日晨昏间的琐细。墙外人看一座城市,关注的不过是它的名胜与特色。但身在墙内,这些于我不过是些稀松平常的景象。真正动人心弦、令我深深追忆的,是当时走过路、当时历经事。所谓家乡的美好,不仅在于绿岸垂柳葳蕤、红潭百花逐艳,更是她生我育我的恩德。

“DT3241号火车即将到站,请旅客收拾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

我从故乡姗姗而出,痴醉恍然。嘴角有浅笑溢出,静默诉说:这归途,倒也让人坦然。

急促的铃声乍起,夕阳的余晖从窗栊上斜透入室,打出了旋转的光影。一场春梦终醒,我的手指捻过日历扉页,原来,我离你也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