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21年06月
17
总第731期



关闭


奔腾流水中蒸发的夏日

作者: 来源:教育与心理科学学院 赵白雪   发表日期:2021-06-10    

济南的夏天说来就来了。昨天你还在十几度的气温中舒适闲卧,今天就要被三十几度的热浪打得败下阵来。早课前刚坐定不久便感觉到暑气在悄悄把我包围,慢慢的,额头上就贴上了一层薄汗——可了不得了!

但夏天的独特就在于它的热情,它不仅让气温热情也让花草热情,让蚊虫热情也让操场上前来运动的人们热情。下课后我前往学校操场,西沉的太阳“余毒未消”,还是能在我露出的皮肤上留下灼烧感,不过这不妨碍乐于在这种光热中撒欢的孩子们继续他们的游戏。柔软的草坪上能看见很多家长和孩童,母亲们交流着育儿经,孩子们或追逐彼此或无忧打滚又或遁地观察草中幼虫。向操场中央走,忽见一老人手中拿着陌生之物,仰望天空,身边气氛也变得宁静安好,仿佛与那些欢声笑语隔世。

我被引得好奇,怯怯地也往老人所望方向抬头看。啊——是风筝!

那风筝飞得好生文静,它不是调皮的孩子需要老人谨慎地控制手中的线,而是像个可爱的小姑娘会安静跟着你的步伐。风筝、风筝,许久不见的风筝,那在离乡后就再少见的风筝群,顺着眼前的景色又重新翱翔于我的脑海,一时间对故乡的思绪被眼前的风筝带去了青空。

那是个距离济南二百多公里的小城,当你抵达那里时,就会感觉到它的夏天是更温柔的。它叫临沂,其名源于它与沂河临近,也是因为有了沂河,它才有了能把夏天的气势压制,把冬日的寒冷降服的魔力。故乡啊故乡,故乡的夏天,那是不曾被刻意铭记的时光,那时本以为会被反复复印的时光,如今却已轻轻地离我而去,变成了只在假期我回乡时说些只言片语的烘烤。

在故乡的五月上旬,就有不少人来到沂河边寻找夏日的踪迹。“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花期已过的植物们并不吝啬将枝叶贡献给人类,在它们的荫蔽下,野餐、歇脚、小睡等活动皆在进行。而在树影之外的阳光热烈之地,人们的活动也更加丰富。河边垂钓、放风筝、噘着嘴吹出一串随风起舞的泡泡。所谓“小娃撑小艇,偷采白莲回”,河中虽无白莲,却有不少时隐时现的鱼儿引人下河消暑,孩子们没有怕水的,反而生怕河水不与他们亲近,纷纷跟着家长在浅水区抓螺蛳。偶尔一两个调皮鬼欲往远处走,那必少不了一顿呵斥或当众打屁股。

步入仲夏,即使有河水庇护,人们也不敢顶着烈日出行了。如迫不得已要外出,大家也是匆匆行步,不敢在白日下多做停留。到了夜晚,黑暗将光亮驱逐的一丝不剩时,像猫头鹰一般谨慎的大家伙,在确保没有热气的侵袭后,纷纷走出门户散步游玩了。苏轼的“香汗薄衫凉,凉衫薄汗香”正适用于此景吧,退休家中的老人们穿着轻薄的印花大衣衫,带着老蒲扇,搭伙拿着马扎坐于月光下,不时扇动出徐徐微风。

故乡的夏暮将至时,植物们肉眼可见的在失去活力。但夏天可是最热情的孩子,怎舍得你为它的离去而忧愁。它必然会使劲自己最后的力气,把一份余温溶于河水,在奔腾河水无尽的蒸发中,让你记住夏天的温度。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故乡在被仔细回忆描绘时,总是带点生疏。我的思乡心绪在遨游过一遍夏日后又被眼前的风筝载回了,那河畔旁的夏日,在奔腾流水中蒸发的夏日,成了我衡量日后他乡之夏的第一标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