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21年06月
17
总第731期



关闭


印象山城

作者: 来源:化学化工学院 李颖   发表日期:2021-06-03    

说起我的故乡,似乎像是另一个世界,我努力回想那时候的记忆,有的历历在目,但大部分已经很模糊了,像是梦境一般。

那是作为山城重庆的其中一座大山,从外婆家到山下,要走一个小时左右。上小学后,我几乎每天上学都会迟到,但也不觉得害羞,在门口打个报告就进去和大家一起上课,似乎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我在故乡的时间并不久,但我总觉得离开了那之后的童年都就算不上是童年了,我对童年的记忆大都停留在了那。

当时我陪爸妈一直在山东打工,他俩早出晚归,终于在我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熬不住了,就让外婆把我接回老家去。还记得刚回外婆家的几天,外婆外公总是用着蹩脚的普通话和我交流,村里的人也总是用奇怪的语调和我说话。小孩的学习能力可是不容小觑,没多久我就会说流利的重庆话了。即使这样,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很孤独,村里没有和我同岁的小孩,只有个还没上幼儿园的弟弟和几个五六年级的哥哥姐姐。哥哥姐姐们嫌我太小了很少带我一起玩,那个小弟弟太小了我又不愿意和他一起玩,所以大部分不上学的时间我就自己玩。我总是会想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我会观察大家是先吃一口菜再吃一口饭还是先吃一口饭再吃一口菜,或者是菜饭一口吃掉。记得有一次,我偷偷拿走了母鸡刚下的一颗蛋,藏在了后门的一堆柴火里,每天放了学就去看一看它有没有孵出可爱的小鸡来。

外婆家门口50米有一个大水库,听说是有人承包了,每年都会撒鱼苗,但不准人在水库里钓鱼,但村里的人还是会偷偷来钓。每每外婆去那洗衣服了,我才能离那小湖更近一点,外婆吓唬我说里面淹死过小孩,叫我离湖远点,我虽半信半疑,也怕起那湖来了。湖边有小鱼小虾,我总想去抓,但又怕像那小孩一样掉湖里去淹死。外婆洗衣服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听她说些有的没的,哪哪的桃子熟了我们哪天去摘了,后山的枇杷树该施肥了,谁家种的玉米又被偷了……我有时候就静静地听着,看她揉洗衣服,看她拧衣服,我竟看得津津有味。湖面上时不时有鸟儿飞过,对面的树倒映在湖里,湖面好像一面大镜子啊,好想去对面看看,对面有没有住着人呢,有没有和我同龄的小孩,大人好不好相处,能不能邀请他家的小孩一起玩呢……有时候我便讲着在学校发生的趣事,外婆也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不上学的日子除了看电视,便是到地里去疯玩,或者是看外婆干农活。我总想去帮忙,觉得那是件好玩的事,但外婆总是怕我把衣服弄脏了禁止我干很多事情。最多的时间就是听外婆唱歌,外婆喜欢唱歌,但不在外人面前唱,我就跟着她唱。到傍晚时分,外婆扛着锄头,我就跟在她后头,外婆会边指边跟我说这块地叫啥名,那块地叫啥名。我记得妈妈的那块地叫月亮湾,我很惊奇妈妈也有块地,毕竟在我记忆里妈妈从来没种过地。外婆就嘟着嘴说哪天要是妈妈惹她不高兴了,就叫她自己回来种地。

后来有了我妹妹,妈妈便没有上班了,在我上三年级时就把我接走了。我与故乡的美好记忆到此告一段落了。

再见故乡是五年后。村里的大部分人都走了,再无记忆中的模样。心里空落落的。

故乡永远在那,希望处于喧嚣世界的我心有一处栖息之地。心中若没有故乡,到哪都是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