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21年06月
17
总第731期



关闭


春日罗曼史

作者: 来源:文学院 王清滢   发表日期:2021-05-20    

济南府的春意来的很晚,总要等春雨一遍遍地来,洗净曲水亭街的青石板路,大街小巷的游人才会脱下绒服,换上春装。春分已至,当本初子午线再次移动到赤道,温暖的东南风便会慢慢代替似刀的北风,成为春的信使。一阵风来,滋兰苑的繁花汇聚起一树树的和声,把我们紧紧包裹在那溶溶春日中。

春风棹雪而来,古人们总是扫花以待。

春天可以姗姗来迟,也可以春寒料峭,但曾经的我们只要看她一眼,情感就会溢满了防浪堤,一下一下在我们的胸腔共鸣。春日到时,滁州刺史韦应物只一人一马,伴着春光,看着野外初涨的水染得一涧金,写下“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诗句;碧玉妆成,绿绦悠悠,贺知章送给我们“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完美的春的意境。一个小小的春天,总能容纳下所有的五味杂陈与人生百态。颦儿妹妹本不能受风,却还是手把花锄,独步而出,看着游丝软系香榭,落絮轻扑绣帘,叹着“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一如既往的伤春悲秋;友人别离,陆凯无所赠,便随手折一枝花,赠给了范晔一整个江南的春天。“溪边风物已春分,画堂烟雨黄昏,水沉一缕袅炉熏”,先人们用自己对天时的敏锐感与理解度,从风的温度,植物的长成凝练出二十四节气,他们在雕刻着时光。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存在与时间,是中国文化里的时间简史。

中国古人有着我们现代人几乎已经消失了的浓郁的浪漫,他们一直在瞄准,一直在忧伤,一直在感受生活。

作为现代人的我们,总是步履不停,事事完美,事事好强,执念与不断围绕在我们身边的快消品将我们的浪漫DNA逐渐卷啊卷啊,卷得寥若晨星。我们时刻窥伺着别人的生活——他今天几点到了图书馆?假期他有没有做有意义的兼职实现弯道超车?这门通选课到底好不好过?朋友圈修的图片能不能让人称奇与艳羡?我们在嘈杂的声音与满溢的欲望中逐渐迷失了自己的生活,我们紧紧盯着身边人,用斜视窥伺的姿态,身边人不再是我们的榜样,他们成为了我们自己的不服气与生活负累。鸡毛落到了地上,人被生活占领。萨特曾言:“我们沉浸在其中……如果我说我们对它既是不能忍受的,同时又与它相处得不错,你会明白我的意思吗?”人生的目的与到达那目的之间的方式是我们一直要考虑的,我们不可以也不能拼命地追求着各种生活方式,却失去了生活的真正目的。世俗与欲望试图用困惑、执念、失败来打动我们,但我们要设法保全我们的核心,不营造字句,不和梦想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碰的核心。

春日是抚平我们焦躁的的好时节,我们会被花香吸引,会被春日黄昏昏黄的路灯与远方的钟楼吸引。滋兰苑的花儿都开了,我们像刚识字的孩子,去耐心辨别杏花与桃花、连翘与迎春,看着深绿的旧叶上萌发着的嫩绿的新芽。我们已经成年了,去融入自然,懂得感受生活,拥有生活,重获浪漫DNA也是我们的必修课,它与学会吃饭说话识字一样重要。“要知道,我们正在青春,我们的职责是平整土地,而非焦虑时光,我们做三四月的事,在八九月自有答案”。

荷尔德林曾说:“生命充满了劳绩,但还要诗意的栖居在这块土地上。”我们张开嘴巴,舌尖抵住上颚,胸腔呼出冬日寒凉,发出“春”的声音。

春天对我们的唯一要求,就是去尽情享受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