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20年07月
10
总第696期



关闭


我们年少时最好的模样

作者: 来源:文学院 盛元姝   发表日期:2020-07-10    

今天是2020年6月8日,回想去年的今天,当听到那句“考试时间到,请考生停止答卷。”当最后一次提示交卷的声音响起,考试结束的铃声也同时敲响。

从那一刻起,我知道,高考结束了,而我,毕业了。

并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和喜悦,我异常的平静,默默地走出考场,最后站在考点的电子门外,等待着清点试卷后的放行。

一道电子门,隔开了学生与家长们,仿佛隔开了两个时代,隔开了两辈人。门内,孩子们正在热烈地讨论着最后一场考试的试题和答案;门外,一群家长们正翘首以盼,焦急的等待着自己孩子的归来。

还记得在高三的时候,老师们总是把“你们上了大学就轻松了。”这句话挂在嘴边。所有的高考考生如同一个池塘里的鱼,而“上大学”这三个字,则是我们争相争夺的诱饵,它闪耀着璀璨的,极具诱惑力的光芒。在学校的高考百日动员那天,学校也为全体高三同学准备了一次成人礼,我们坐在礼堂里,手里拿着那一张红色的宣誓词,举起右手集体宣誓,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激动的光——那是我们对未来的美好期盼,我们在欢声笑语中写下了“给20年后自己的一封信”,满怀期待。

时间一天天过去,班级墙上的高考倒计时也飞速减少着。似乎上一次看到倒计时还有99天,当你抬头再次望去时,就已变成30多,20多,最终走向个位数,直至归零。

还记得在高考前离校的最后一天,所有人都带着自己的物品,清空了教室里的一切——后黑板上的黑板报被擦除,高考倒计时的海报和横幅被拆下,所有人悉数散去…整个教室变得空荡荡的,少了装饰,更少了我们的欢声笑语。

在离开教室之前,我回头望了最后一眼,然后转身,离开这个收纳了我三年高中时光的地方。

还记得一年前的同一天,我和同桌一起好奇地趴在走廊栏杆上,看着当年的学长学姐们三三两两的离开学校,眼里满是羡慕,羡慕他们终于可以摆脱枯燥而辛苦的高中生活,羡慕他们的“解脱”。

仿佛这一切都还是昨天,而今天,要离开的人却变成了我自己。

从小学,初中再到高中,12年的学习生涯,换来了这一次高考的机会,孩童时期我们都曾信誓旦旦的许下承诺:“要考上大学!”而在多年以后的现在,我们终于有了选择的机会和权利。

一次又一次清晨的早读,一次又一次深夜的刷题,一次又一次模拟考试,我们在这一次又一次磨砺中迎来了最后的考验。

背水一战,我们势在必得。

高考之后的我们想着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可是你会发现,早早躺上床的你却怎么也睡不着;你会发现自己经常在清晨惊醒,然后立刻起床洗漱准备上学,却被父母提醒已经毕业的事实;你会发现突然没有了补习班的周末是这样的空虚……高考带给我们的改变太多太多,它在我们的生理和心理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刻痕。而那些依然驻足在过去的期盼,仿若还没来得及收走线的风筝,被无穷无尽的气流给带走,它带着对18岁的记忆,带着那个夏天,一头载入某个不见人迹的荒野。

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无论你的记忆是否依然清晰,它都是扎在心底处或深或浅的刺,在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们: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那个夏天永远不会再来了。

今天的我,离开高中,远离高考已经一年有余。我愈发深刻的感受到:时间是最伟大的治愈师,无论再多的刻印都会消失在皮肤上,溶解进心脏里,最终成为心室壁上最美好的花纹。高考,它将我们雕刻成年少时最好的模样。

高考不再来,十八岁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