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21年06月
17
总第731期



关闭


济大好男儿——“中国机长”毕健强

作者: 来源:来源:《中华儿女》杂志第10期   发表日期:2021-03-18    

2020年1月31日,疫情之下,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考虑到近日湖北特别是武汉中国公民在海外遇到的实际困难,中国政府决定尽快派民航包机把他们直接接回武汉。

当天下午13时17分、13时34分,厦门航空两架波音737-800型包机先后从厦门高崎国际机场起飞,分别前往泰国曼谷、马来西亚哥打基纳巴卢两地接滞留海外的湖北籍公民——回家。

而执行此次飞往马来西亚哥打基纳巴卢任务的机长正是毕健强,“85后”,厦航飞行四大队四中队中队长、四大队第四党支部书记。

这一次被评为2020年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面对本刊记者的专访,他坦言,“作为新时代青年,五四精神一直激励着我不负使命、砥砺前行,今后我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用实际行动来影响身边的人,带好队伍。我为生在这个新时代而骄傲,为见证民族复兴而自豪”。

“一路最大速度飞过去”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目的地。”1月31日上午9点多,正在家里陪孩子的毕健强接到当天执飞马来西亚哥打基纳巴卢的航务电话,说当日临时增加了一班武汉的航班。“公司已停航武汉多日,我又赶紧证实了一下,说是临时包机接同胞回国。”作为机长,他说,临时被派遣任务很正常,而且是如此光荣紧急的任务,自己当然欣然领命。

因为时间很赶,毕健强放下电话,马上穿制服,检查飞行箱。“出发前,我没对家里人说飞武汉,尤其老人听了肯定又惦记,我说飞马来西亚运输一点医疗物资回国内,妈妈说这是做福报的事情,出门前还特意往我的飞行箱里塞了两个一次性口罩。”

临行前,因为知道这次任务结束后会被隔离观察14天,所以毕健强在出门前特意抱了抱小儿子,还让大女儿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并且跟赶来过年团聚的父母嘱咐晚饭不用等自己,回来要后半夜,“其实我知道父母和爱人,晚上听不到我开门回来是不会睡觉的”。

可是,现在的信息传播速度太快,毕健强刚上飞机就收到爱人发来的信息,“她从别人转发的微博了解到我的具体飞行任务,她很支持我,叮嘱我做好防护,一路平安”。

谈及起飞前的心理状态,毕健强说,在飞行中难免会遇到机械故障、恶劣天气等各种临时的突发状况,但是以他这几年的安全管理经验,遇事先看风险源,再看如何规避,所以他对于此次任务内心是很平和的。

“此次任务不仅受到省里市里的关注,公司也是高度重视,当我们到达运控中心时,所有的领导都在门口等着我们,给我们加油打气,并叮嘱我们做好细节。”

当飞机拉起来的那一刻,他坦言:“当时我就在心里想,同胞们,我们来接你们了。签派同事特地给多带了额外燃油,所以我是一路最大速度飞过去的。”

“最大的困难是上厕所”

哥打落地开始,机组成员就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和手套,一套特殊装备让毕健强对飞行有些不一样的感受。

“操纵不一样,比如橡胶手套摩擦阻力大,握杆以及使用电子飞行包的触屏查阅资料时有些困难。另外防护服的材料又太光滑,坐在织布的座椅上会随飞机的运动滑动,我们都用安全带紧紧地把自己绑在座位上。帽子还限制转头的角度,滑行转弯就像睡觉落枕一样身体要和头一起转,所以要慢,还需要副驾驶和二机长的正常喊话和提示,另外就是即使口罩戴得很严,护目镜多少还是会有些起雾。”毕健强说,考虑到这些风险,所以起降都是由他来操纵。

“但最大的困难其实是上厕所。”毕健强说,公司虽然给每位组员配备了两套一次性防护服,但是考虑到当前国内这些物资十分紧张,机组成员从下午4点34分落地哥打时穿上身,到凌晨2点46分落地厦门,10个多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每人硬是省下来了一套防护装备。

“在哥打,旅客登机时,我坐在驾驶舱看到廊桥上有旅客跟我招手,还有人朝我们竖起大拇指,虽然没法交流,但让我感觉一切努力都值得。当飞机飞往武汉时,飞越的情报区管制员都主动指挥我们直飞,脱波换频前都会跟我们说一句‘感谢你们,你们辛苦了’!”

毕健强说:“在飞机上,我们每个航班机长都会做一个欢迎广播,这次也不例外。大年初七,我首先代表全体机组成员给大家拜年,第二欢迎湖北同胞们回家,无论大家在国外有什么困难,一切有祖国做坚强后盾,我们一定会安全地把大家接回家。”

当乘务长广播“武汉加油”的时候,客舱全体123名旅客自发地呼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乘务长还告诉毕健强,当旅客在武汉下机时向乘务组比赞和鞠躬,虽然戴着口罩看不到面容,但从眼睛里能看出每人真诚的微笑。

当毕健强和机组成员回到厦门,落地已是2月1日凌晨,厦门气温8摄氏度。“公司有关领导带队到飞机下面慰问,说我们都是党的好儿女。”

青春因磨砺而出彩

毕健强1985年出生于黑龙江北大荒农垦集团总公司北安分公司(管理局),黑土地滋养着他朴实善良、勤奋好学的品格。小时候他的梦想是当一个伟大的科学家。

“我的父亲是警察,母亲是会计,从小家里的家教就很严,但是也很民主,父母对我的一些合理想法和要求都非常支持,这也影响我学习乃至工作后的一些理念。”

2003年高考时,他顺利地考取了山东济南大学物理学专业。2006年,厦门航空到济南大学招飞,此时的毕健强正在读大三。“有几个男孩子不喜欢在空中飞翔呢?所以当辅导员老师告诉我这个消息后,我马上就去体检面试了,最终经过初试、复试、体检,最终在2007年毕业后来到厦航成为了一名飞行学员。”

平日里,除了飞行,毕健强在厦航已经做了几年的行政管理工作,主要负责中队队员的安全、运行、训练升级,同时根据飞行周期每周都会有几天行政值班,处理日常行政事务。

除此之外,他的业余爱好也很广泛,健身、游泳、打篮球、弹吉他、敲架子鼓。“大学时,我和同学组的乐队还曾经获得过山东省大学生原创作品赛的二等奖,现在工作忙了,偶尔我会在家弹弹箱琴和女儿一起唱唱歌。”

谈到未来,毕健强介绍说,厦航目前在北京的运行已全面从首都机场转场至大兴机场,大兴机场是国家发展的一个新的动力源,厦航在转场大兴机场运行的工作上是最早响应、也是最坚定的航司之一,也是国内唯一一家一次性转场的大型航司。

按照厦航未来打造“北方总部”的战略构想,大兴机场也将是关乎厦航实现持续高质量发展“百年大计”的关键。

因此,3月份,毕健强主动请缨配合这次飞行干部外派,工作的内容也从总部外籍机长队伍管理变成北京飞行队伍的组建和管理。“虽然现在离家远了,和家人见面的机会少了,但是我想,如果能够为公司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这就是实现了人生价值。”

(来源:《中华儿女》杂志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