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8年01月
18
总第615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把握好今生今世

作者: 来源:政法学院 刘苏   发表日期:2018-01-18    

  最近看白落梅写的张爱玲散文式传记《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之所以选择这本书,第一是因为我对张爱玲本身的兴趣,第二是本书的序言深深吸引着我“今生只作最后一世”。

  当一个人不需要前生来世,当一个人用尽此生的力气去爱,去恨,甚至是去遗憾,去等待,等待那一份永不来临的峰回路转,等待那年深深被爱的秋天重返,这个人是有多么的清冷和决绝,薄情却又多情。

  “世间曾有张爱玲,世间唯有张爱玲。”就算我们穷尽人海,也始终不会与她相逢,以其孤傲,又怎会甘心依附于某人或某物的身上?她是注定肆意的女子,她是应该恃才傲物的女子,任何躯壳对于她那广袤的灵魂来说,都是束缚,都是羁绊。

  蒋方舟曾经说过,任何女作家都不愿让个人的感情经历成为自己的终生标签,萧红也曾说过她感到十分悲哀的是她预见到以后她的感情经历会比她的作品更为人津津乐道。而张爱玲,难免会流于这个漩涡。她和胡兰成,她和桑弧,她和赖雅,情史种种较之《金锁记》《沉香屑》《连环套》更为人熟知。

  张爱玲与胡兰成,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张爱玲曾说:‘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在上面略加点染成一支桃花。’而胡兰成就是溅到那柄扇子上的血,洇染了她的江山。她可以清冷地选择假装忍受那个曾深情写下“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丈夫转身留情他人。即使她的骄傲,她的个性,她的旷世才情,从未改变,却可以为了他,暂时地隐藏,甚至为他“低到尘埃里”。她放下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美丽——文字,却为了他开始迷恋那些读书喝茶,废了耕织的日子,不管时光变迁,只看此时此刻,有你在我身边,流年浅笑,岁月静好。即使自情断之后,张爱玲选择放下,选择原谅,选择继续相信爱情,而二十四岁受到的那种刻骨的疼却被时时的隐隐唤起,让她谨慎而小心地封闭着自己本不开启的内心,再不流入一丝阳光,如果一直活在黑暗,就不会觉得阳光有多温暖,但瞬时地曾有阳光光顾,才深刻的体会到,夜,有多么难熬。我们会遗憾她在遇见胡兰成之后再写不出《倾城之恋》这样的绝文,毕竟一场痛足以打碎所有的痴想和梦幻,可这样决绝的女子,又怎让人不心疼?冷漠如她,终于肯为一人绽放,而对方却连情为一人终都做不到,前一生,这一世的勇气和耐心都以用尽,缘聚缘散,情起情终,我有何必祈祷来世相逢,再负一程?

  张爱玲与桑弧,因为懂得,所以沉默。他的才,她懂,她的文,他幸。两人的相逢,平淡又从容,没有此城只为你倾的宏大,没有此心只为你终的旦旦。桑弧于张爱玲而言,就像是命运给予的另一种交待,在她身心俱疲之时的一种救赎,因为错爱了人,她搁笔沉默,衣食紧缩,因为错爱了人,她对自己,对那个负心的人许下,“从此我不会爱他人,我只会枯萎”的毒诺。而桑弧的出现,又燃起了张爱玲的创作之火,她的文,他编做电影,让她的艺术世界有了不一样的色彩,他们之间,更多的是知己的惺惺相惜,是世态炎凉之际的彼此的温暖,这种感情,甚至是超越爱与被爱的境界,是彼此融入灵魂的取暖。但是,他们又是如此清楚的知道,他所向往的平淡烟火相伴,是她给不了也是他承受不起的沉甸,她所流露的犹如野玫瑰的叛逆,是他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守望。红尘擦肩,过往不念。这一世,注定不能相守,那对彼此的辜负,又何必留待来生偿还?我未说,你未言,心意相通的情意不会随时光改变,亦不会随空间偷换。这一次倾城后的华丽转身,谢谢你在我身边,自此无欠,凉凉不念。

  张爱玲与赖雅,因为懂得,所以陪伴。“昨日似雪繁花,早已一别千度。她剩的,只是这份寡淡微凉。”携之而往,即使枯寂的心早不祈盼那盏了盈盈烛火,但那个执子之手的人却如期而至。她早已不再奢望当年初见的轰轰烈烈,这些年的漂泊,已将她的爱恨情仇榨干,不知心酸。所以,在一个人流浪海外时,一个懂你的人,一个愿意给你安稳的人就已经足够,足够让你赔了半生相守。白落梅说赖雅于张爱玲来说,就好像是来讨债的,就像《红楼梦》中林黛玉“还泪”一说一样。那时的赖雅已经放弃他那凌云的壮志,多次中风,卧病在床,而此时的才女正当盛年,她该有更好的归宿。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出身高贵的富家女子,却愿意为了一个久病在床的老朽辛苦服侍,匆匆奔忙十一年,清冷如她,也许此刻,她已不愿再经历世间的惊涛骇浪,甚至,不愿有太多的挂牵,平平淡淡,修苦若甜。

  晚年的张爱玲,写做了《小团圆》,是期盼,是看淡。最后,当甜苦尝遍,才知浮生一梦,几度清欢。这一生,努力爱了,努力恨了,努力到决绝,不留任何余地。张爱玲,是不需要再多光阴和机会的女子,这一路走来,是福是祸,是对是错,她从不回头。这是一个婆娑世间,原来,把握好今世,是张爱玲留给我们最后的智慧。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