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8年01月
18
总第615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笛声悠扬

作者: 来源: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张艺馨   发表日期:2017-12-21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甲子湖畔,风儿吹过,泛起点点涟漪。对岸,一个人、一蓑笠、一把笛,阵阵笛声扣人心弦,将思绪引向邈远而亲切的故乡。

  古老的村庄,氤氲着一份古老的气息,脚踏一方坚实的土地,如坚实的臂膀般给予我踏实感。时光无情地侵蚀着故乡的一点一滴,而记忆却如水般温软、甜美与静谧。

  一把生锈了的锁,锁住了一屋子的春秋。屋顶披着红色的瓦,一条条清晰可见的纹络,像是岁月的背脊。时光把所有的鲜亮涂成斑驳一片,青苔肆意蔓延了门前的台阶。

  拨开沉重的闩,记忆扑面而来,我贪婪地吮吸着老屋独有的气息。轻轻划过墙壁,一股莫名的炽热在指尖升腾,遥远却又熟悉。房上横着粗大的木梁,小时候的我特别好奇,老想着上去睡一觉呢。吱吱呀呀的缝纫机声在记忆深处响起,随着姥姥脚步的一抬一踏,一件件俊丽的衣服如魔法般给我惊喜,顿时占据了一个小女孩的眼睛。手脚的紧密配合,专注的做工,俨然制造一件件精美的工艺品。

  历经岁月的淘洗,皱纹已悄悄爬上了老屋的脸庞,也爬满了姥姥的脸颊,不复当年模样。每次回家,姥姥似乎比以前又矮了一些,而我却在姥姥的照看下长高长大,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酸。阳光奋力地挤出一角,灰尘随之舞动,温暖着记忆中的老屋。

  故乡的人是朴素的,他们的生活简单、平凡、却又不乏规律。从清晨划破天际的鸡鸣,到夕阳余晖洒满苍茫的大地;从铮铮的劈柴声,那斧头一举的遒劲,到农人们扛着锄头,杂七杂八地回家,日子如水般平淡,却从中窥见了生命的本色与力量。老人们则静静地坐在山头,或是拿着板凳坐在自家或别家的庭院里,目光投向正待收获的田野和奔跑雀跃的小孩子身上开心地笑着,露出他们发黄稀落的牙齿,或是嘴唇微张,似乎想要诉说些什么。岁月无痕,却依旧抹不掉他们双手粗糙的老茧。这里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几千年形成了一种无声的默契,跨越时间的长河,熠熠生光。

  每到黄昏时分,家家户户,炊烟袅袅,弥散在整个乡村,铸就烟火的人间。年年岁岁,一代一代,生生不息。不管身在何方,心中有多么彷徨、多么迷茫只要看到、想到故乡的炊烟,便会重拾希望,踏着夕阳迎向远方。

  如今我已背上行囊,踏上异乡的征途。蓦然回首,老屋,炊烟,姥姥,还有村庄的点点滴滴,真切地印在脑海中,恍若昨日。静默的故乡,始终以温暖的臂膀,包容着每一个远方的游子。走在远方繁华的街道,而故乡依旧是难以割舍的情结。故乡的存在,融汇了一段历史的回忆,经历了一番沧桑风雨,凝聚了一幅往事的写意。我想起陆谷孙先生说的一句:总之这是很难描述的情感,像脐带一样无法割断……故乡的草木风物,那声音、颜色、光线融合成的氤氲,就像海妖的歌声一样,有说不出的牵引力,即使远行,也要催着你回来。

  月光如流水倾泻,皎洁空明,撒落一地余晖;远处笛声阵阵,清远悠扬,萦绕心头。我沉醉在这温柔乡里,循着这笛声,坚毅的向前方走去。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