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8年01月
18
总第615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大雪:如玉时节

作者: 来源:政法学院 赵越   发表日期:2017-12-21    

  12月7日,二十四节气,走入大雪。此时中华大地季节版图上,冬已占据865万平方公里。

  谓之大雪,由“至此而雪盛矣”。此盛此大绝非雪量大,而是指降雪几率的增大。

  雪,历来为文人墨客青睐,留下无数叹咏的文章词句。“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赞雪舞纷纷,点缀世间;“天将暮,雪乱舞,半梅花半飘柳絮”,喻雪为点点梅,盈盈絮,羽化而登仙;“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叹大雪的雕琢,呈眼前如玉时美景;“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情景交融,举杯邀雪,心神顿时轻畅。同是降水,雨、雾、霰、雹等却皆无这般殊遇。

  人有名姓字号,但凡事物,也都有几个别名。雪也有众多的别称,古人诗中将它塑造为“银粟”“玉尘”“玉龙”……皆是如此唯美,让人心生美好幻想的名字。今人余光中更甚,直称其为“绝色”,与“月色”齐名。“凡草木花多五出,雪花独六出”,雪,每一片都是六边形,但却花样繁多,大小形态多样。这既是大自然给予的神奇处,也是寰宇赋予的美景。

  诗中有“瑞雪兆丰年”,农谚也有“今冬雪盖三重被,明年枕着馒头睡”之语。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雪”,也算属于明明可以靠颜值,偏偏要靠才华,靠实力的一类。雪中氮化物含量为降水的5倍,雪铺满大地,实如同给土地施了一次氮肥。另外,积雪的覆盖,就像盖了一床棉被,它阻挡了部分寒气入侵,助力农作物越冬。雪的积聚,温柔地呵护、滋养,纯真地守护着土地。是啊,世间真正温煦的美色,都熨帖着大地。之所以上至政客骚人,下达乡里农夫,皆有对雪的不尽称赞,大概也是因为这不单单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大雪时节,能想到最梦幻的场景就是在屋中读书。抬头看着窗外,天公洒雪纷纷扬扬,向云零星飘荡的远方眺望,书中自有黄金屋,窗外有山如玉,如同坠入尘世的天堂。也很喜欢这句,“绛雪之霜……昨夜西风吹过,最好是,睡时节”,但可能很难做到,毕竟虽说好景难得,时光却同样不可辜负。

  小时候,除了春节,最期盼的事便是下雪了。下的雪也分“干雪”和“湿雪”两种。前者踩起来咔嚓咔嚓,后者则会发出噗噗的响声。下雪时,“湿雪”尤其珍贵,它可是堆雪人的好材料。在我的家乡青岛,除夕前后,一般会天降大雪,如仙尘,似轻羽,洋洋洒洒,一时人间装银裹素,盖住世间的嘈杂纷繁事,送来“丰年”之兆。若雪下在除夕前,烹制年夜饭时需要低温保鲜的材料,有时会把它们直接埋到雪堆里,需要时取出,把雪当作天然的保鲜柜。淳朴的人们,就是这样适度、巧妙地利用自然,以获得质朴美味的食物。可惜近几年,久不见那种大雪。是大地留不住雪了吗?

  初来济南,正经历第一个冬天。一周前,在各地上学的同学都在网上晒出了所在地的雪景。走进冬日至今,我还未曾见过济南的雪。从前摇头晃脑背得滚瓜烂熟还是没有理解的期盼,突然醍醐灌顶灵台清明,心中吟诵着那“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想要再掘那诗中的风景。唉,也不知何时才能见到。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