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8年01月
18
总第615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缅怀,警醒

作者: 来源: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梁帆   发表日期:2017-12-14    

  八十年前的南京硝烟弥漫,血流成河。不知道八十年后那些血侵染的土地是否残存着血腥的气息,可毫无疑问的是那血腥的场面永远的定格在历史中。我们无意用最大的恶意去怨恨这些过去的人和事。可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三十余万的同胞他们不该在被残忍地结束生命后继而又被草率地遗忘于历史的角落中。我们也无意用同样的手段去为同胞进行所谓的报仇,那样只会留下更多的罪恶。可往日的国耻就这样云淡风轻地安放于平静隐秘的角落吗?那天堂里先辈的灵魂也难安吧。于此,我们能做的是纪念已逝的先辈,铭记这个苦难的日子。都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则今日的吾辈需缅怀过去的苦难的历史更需时时警醒,不要让历史重复上演,维护好这用生命换来的和平。

   1937年12月13日,日军进占了南京,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更和第六师团谷寿夫等法西斯分子的指挥下,对我手无寸铁的同胞进行了长达六周惨绝人寰的大规模的屠杀。弥漫的烟,飘浮的火药掩盖不了空气中散发的血腥。哭泣和尖叫比枪炮更加响亮和刺耳。

  杀戮留下的火光照亮这座城市,模糊了白昼和黑夜。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的景象便久久呈现于大地之上。不知是人间还是地狱。以杀人数量为胜负的游戏;机枪扫射,刺刀乱戳,浇以煤油纵火焚烧,投尸江中,活埋的杀人手段;数以千计的文物流走他乡和葬身火海。不知那充满杀戮的心是否有片刻的罪恶,又是否对亡灵有过愧疚。

  历史定格于八十年前,我们早已回天乏力。曾经的生命终是永久地逝去,先辈的躯体已与黄土融于一体。曾经的杀戮不再有,往日的罪恶会留于历史。

  苦难和黑色的岁月是国家共同的历史记忆,浸透热血的土地是每一个民族的朝圣地。我们可以淡定地回望那段日子,我们可以再次踏上那片土地。但我们不可以漠视曾经流过的鲜血,我们需要庄严地纪念和铭记。当波兰人为奥斯维辛纪念馆献上鲜花,当德国人在纪念碑林中默哀,也让我们带着痛与爱重回八十年前那座血与火的城市,纪念那片土地上的每一位亡灵,感受那种紧紧挽结着我们每一个人的血脉深情。

  阅读写在大地上的千年民族史。汨罗江边的孤寂和决绝,爱国忧民的屈原含怨而亡;于战场归来的岳飞,遭奸人陷害,脱下盔甲,就被押赴刑场处死。六国失民心而国亡,秦朝亦如此。经年之后,相同的故事再次被搬上历史舞台,结果依旧惨烈。大多时候,大多事件,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八十年前的屈辱和伤痛,哀之更需鉴之。没有警醒的灵魂,国家很容易倾覆。

  鸽子衔着橄榄枝飞来,送来和平。祭奠着已逝的先辈,纪念着那段苦难的岁月,警醒吾辈当自强。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