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8年05月
17
总第625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凉秋

作者: 来源: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程学涛   发表日期:2017-12-07    

  “外面的雨下了三天了吧?”

  “对,三天了,没停过,雨不大,像是雾,但也挺恼人的。”

  这是十月的第一场雨,像是一张密网,一下子就网住了酷暑,将暑气在众目睽睽之下鞭笞,砍杀,鞭尸......被我们痛恨了许久的燥热终于还是失败了,就这么被雨一淋便溃不成军,灰溜溜地退去。像是一个败北的将军,前一天他还在军营里歌舞升平,第二天就遁去地下不见了踪影,甚至连自己的铠甲都来不及带走。这令人瞠目结舌的转变之中包含着呼之欲出的凄凉。这苍茫大地怎么一瞬间就易了主呢?秋风中还有呜咽,那是夏天残兵的怒吼,他们知道败局已定,但是依然不敢直面那可悲的命运。

  对啊,谁愿意面对失败呢!它的味道那么苦涩......

  我坐下泡了一杯茶,然后等着它凉到合适的温度一饮而尽,不需要品,那是苦的。我和茶之间隔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水汽,水汽时而飘向我,时而袅袅向上。它在我的一呼一吸之间肆意地占领着我和它相隔着的为数不多的领地。你看呢,水汽都比我上进……它毕竟还在用短暂的存在时间争取着什么。再看我吧,若要如此下去,我以后的每一步都会是廉价的,从肉体到灵魂都透露着匮乏,像是一条行尸。

  窗户没关,风吹进来的那一刻,我仿佛感受到了这个凉秋深深的恶意。

  我于去年的今日做了一篇文章,现在提起竟然满是羞赧。那一日我撑了伞漫步在雨中,一个人悄然地品味着我心心念念了三年的大学。那时可真好,意气风发,指点江山。而今,一年逝去,我感觉自己已是韶华不再,垂垂老矣。我高中苦读三年梦想进入大学,现在我竟然梦想成为一个碌碌无为的庸人,这是多么可笑又可悲的念头。仅一年,我因为负了自己的雄心壮志便瞬间老去,像是被黄沙吞去的鲜花一样没了水分。

  我顶着骄阳而来,背井离乡。至今我都忘不了母亲一次又一次地抚摸着我的通知书对我说:“你也终于出息了一次,让我风光一次。”不一会儿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那时她刚刚过完五十岁生日。如今再看,我的收获并不值得她落泪,也并没有做什么有出息的事。这一年我的骄傲和懈怠消磨尽了一切,然后我像是这深秋时最早落下的树叶,悄然地腐烂在了落叶的最底层。

  我踩着飞雪而归,沾沾自喜。那时我还未曾觉悟自己究竟是多么的不堪,依然理所当然地沉浸在“大学的时间是为了犒赏自己劳苦功高的高考”的思想中。回到家我故作忧郁目空一切地享受着长辈们的赞许,他们都说:“你长大了,出息了,光宗耀祖,比你爸强。”我总是笑笑然后看向自己的父亲,品味着他那尴尬却掩饰不住的自豪。但是如果被问到成绩我总是含含糊糊的,因为我知道我的成绩可能会让我和父亲的一切骄傲瞬间崩塌,它的渺小不值一提。

  而今,又是焜黄华叶衰。

  今年的秋可真冷,冷到刺得心疼。雨也是,像是针直直的扎进我的心里,然后在那里诉说着我的无知和懒惰,讲述着我那一无是处的大一。去年的那场雨我可是合了伞的,今年我甚至连目光都不敢与她接触,因为我负了她的告诫,因为我负了自己的雄心。

  我端起茶杯,看了眼杯子里的茶叶,有那么几片还浮着,我吹了几口气,吹下去了几片,但是还有一两片拼了命地扒着水面顽强地浮着。“或许,我不应该去饮用它。”我这样想着放下了茶杯。我不能去亵渎一个高于我的事物,它有一个不屈的灵魂,即使被反复的搓揉和炒制,即使身体已经蜷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即使已经被沸水折磨得精疲力竭,但是它还在竭力地追寻着空气当中弥漫的自由。

  要不我用这杯茶去祭奠我那死去的雄心吧。自今日起,你便起死回生,而后数十载我定不负你,以茶飨之。

秋韵  摄影 张伟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