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8年01月
18
总第615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缘来在此

作者: 来源: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魏郁林   发表日期:2017-12-07    

  那一年,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遇。——题记

  我写过尘世不尘、花容鸟笑,写过流水人家、西风瘦马,写过青山不改、冰融雪化,看似唯美如画、诗意蒹葭,但当洗去那主观粉饰的厚厚“粉底”,一切又似乎乏味可陈,不足称道。只是身在世间,景在眼前,渴望美丽的我们能够避过这主观的欢愉吗?

  看着眼前的种种,我想,当然是不能的。

  我走在济大的夜色里,听歌无话。小时侯向往侠客的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如今我行在这里,虽无江湖险恶,亦无意气风发,但终归是我的,我的归处,我的济大。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世地擦肩而过,莫不是我前世望呀望呀望,才换来今世的四年童话?

  月不明,星略稀,灯光弥漫在飘晃的衣服上,像一缕缕打褶的心事,勾画出淡淡忧伤的美丽模样,不知起于何时,不知往于何方。风在远方敲响钟鼓,隆隆传来,悠长复悠长,最后在耳边炸开,炸得思绪乱飞,意识迷离。搜寻世间词句来应和此景,什么主观客观的,都在我眼前重合,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能分辨,不愿分辨。

  孤独是夜的主打歌,单一的节奏无限循环,随夜渲染,任它凄迷。天真黑,我这样想,总要干点什么啊,于是指着月亮喊:“嘿,上帝说了,要有光。”然后又起了一阵风,好冷,我赶紧裹紧了外套,挑挑眉尖。长者曾说,宇宙浩瀚,总有一颗星星是在为你闪耀,可是我傻傻地寻觅,那满天星辰啊,一个个暗淡,一个个不见,都在急切地表明与我毫不相干。

  我不伤心的,孤独是相对的,万物皆有归宿,星呵是天空的,风呵是寒冬的,灯下的恋人是彼此的,我……哦,我是济大的,济大呵,也是我的。缘来难避,本不是谁的谁,在我收到那名为“录取通知书”的薄薄纸张,便促成了这逃不了,躲不过的缘分。我在这努力呀,为着未来的自由,我在这追逐呀,我此刻的自由。

  冷风的冷赐予我清醒,黑夜的黑给予我宁静,我缓步加快,速走继而变成小跑。周身的能量被调动,一股股热流在我体内循环往返,我承受着心跳的负荷与呼吸的累赘,并乐此不疲。

  圈圈圆圆圈圈,迈着步子,望着前方,呼吸均匀继而大口喘息,风声在爆炸,寒气如针扎,隐隐约约的谁和谁说话,周围的人们不曾停下,我也不愿停下。什么苦呀愤呀都抛下,什么羞羞答答都抛下,什么瞻前顾后都抛下,什么形单影只都抛下,什么牵肠挂肚都抛下,不管不顾不言一话……

  枯黄的多角叶仍在落下,常青的小草带着珠挂,稀零的星星眼睛眨眨,微亮的街灯送人们“回家”,贪玩的孩子抿着嘴巴,情侣依依还在说着情话,我在跑啊跑啊,带着微笑,像个傻瓜……

  缘来在此,你好济大。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