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8年01月
18
总第615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中国教育的时代选择(下)——党的十八大以来教育改革发展成就述评•提高质量篇

作者: 来源:   发表日期:2017-11-09    

  中国教育的时代选择(下)——党的十八大以来教育改革发展成就述评•提高质量篇

  (接本报第604期) 5年来,国家加快推进以“三通两平台”为核心的教育信息化建设,顺利完成“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项目。全国中小学互联网接入率从25%上升到94%,多媒体教室比例从不到40%增加到80%,中国教育卫星宽带传输网直接服务近1亿农村中小学师生,全国6.4万个教学点实现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

  全面提高教育质量呼唤素质教育。以创新教育教学方法为抓手,不少地区的中小学推行分层教学、走班制、学分制、选课制,开展自主、合作、探究式的学习方式,为每个学生提供更丰富的选择和满足其个性成长的发展空间。如北京启动实施高中、高校联合培养拔尖人才的“翱翔计划”,让学有余力的优秀高中生走进高校、科研院所的实验室,在科学家身边成长。

  在高校,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卓越系列人才培养计划、科教结合协同育人行动计划等一系列计划取得积极进展。一大批应用型人才、复合型人才和拔尖创新人才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中国高校正在向建设“双一流”迈出坚实步伐。

    与此同时,职业教育也实现了飞速发展。每年约有500万名农村学生通过接受职业教育实现城镇就业;近3年,高职教育使850万个家庭实现了拥有第一代大学生的梦想。职业教育,让每个人都有了人生出彩的机会。

  办好“公平优质”的教育,就是要将规模与质量、公平与优质、过程与结果统筹考虑、有机统一。提高质量与促进公平从并驾齐驱到有机统一,我国发展优质教育、建设世界教育强国的冲锋号号声嘹亮。

  优化结构,实现“提质增效”新跨越

  服务“新四化”需要,服务“五位一体”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总体布局,服务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结构升级,需进一步调整我国教育事业发展结构。

   2017年1月,国务院印发《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以全面提高教育质量为主题,以教育的结构性改革作为主线,提出了优化教育资源配置结构、优化教育体系结构、优化人才培养结构的要求。

  我国各级各类教育纷纷将“调结构”作为改革主线,出台了各自的改革目标和行动计划——学前教育着力在普惠园、民办园上下功夫,向中西部、农村倾斜。义务教育调整学校布局,统筹城乡教育资源均衡配置。加快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技能型人才。创新高校人才培养机制,支持具备条件的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促进高校办出特色,争创一流。

  教育结构性改革,一方面要从教育供给侧改革发力,加大投入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另一方面要科学配置资源,扩大优质资源受益面,让更多学生共享教育改革发展成果。

  中央财政投入不足,普惠性民办园数量不足、质量不高,城乡保教质量存在巨大鸿沟……“入园难、入园贵”曾长期困扰我国学前教育的发展。

   怎么破?2011年起,国务院连续推出3个“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目标直指“扩总量、健机制、调结构、提质量”。此后,中央财政投入专项资金1000多亿元,支持中西部农村地区改扩建幼儿园,扶持普惠性民办园;到2020年,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基本建成后,学前三年毛入园率将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提高到80%。

  教师用麦克风讲课、一个班级100多名学生挤在一起,这样的场景过去时常出现在农村校。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义务教育城镇挤、乡村弱,城乡教育质量差距不断扩大。

  如何弥合差距?2016年,《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应运而生。从“基本均衡”到“优质均衡”,《意见》要求各级政府以缩小校际差距为立足点,统筹城乡义务教育资源均衡配置,义务教育公办学校标准化建设、校长教师交流轮岗等十大举措随之出台。

  高等教育发展水平是一个国家发展水平和发展潜力的重要标志。然而,近年来我国高等教育“千校一面、身份固化、重复交叉、发展活力、动力不足”的问题逐渐显现,优化高等教育布局与结构迫在眉睫。

  2015年,《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关于引导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的指导意见》两个重要文件出台,为高校转型发展拨开了迷雾。

   破身份、撕标签,中国2800多所高校重新洗牌,焕发出了新的活力和生机:老牌名校瞄准世界一流,向“高精尖”迈进;地方高校则积极向应用型转型,对接地方需求,选拔和培育优势特色学科,服务地方经济社会转型发展。

   职业教育要服务国家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与产业结构调整升级,需要自身的结构性调整。产业进步了,站在生产服务一线的人才也需要有智能、有知识。然而,高素质技能人才短缺,“就业难”与“技工荒”问题突出,矛头直指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

    2014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开出了药方:以“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为目标,人才培养紧密对接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和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中高职有机衔接、普职渗透,打破职教“天花板”;校企合作、产教融合,提高职业教育的质量。

  如何通过调整结构来提质增效?这5年,党中央、国务院着重抓住人力、财力两个方面,一方面从投入上保障各级各类教育调整结构,另一方面抓住教师队伍建设这个“牛鼻子”,确保改革构想落到实处。

   教育要实现大跨越、大发展,投入是根本保障。2012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首次达到4%。自此以后,到2016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连续5年保持在4%以上;教育经费投入“三个增长”成为常态。

   教育大计,教师为本。5年来,“国培计划”示范项目、幼师国培项目等共获投入93.5亿元,培训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校长957万人次。职业院校“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进一步加强,2015年有9万名中高职教师参加了职业教育教师素质提高计划,9000余名职教教师深入企业实践。高等教育聚焦具有国际影响的学科领军人才、青年学术英才等重点人物,启动实施了“高素质教育人才培养工程”等一系列重大人才项目,吸引、培养、造就了一批高层次教师人才队伍。

    ……

  “更好的教育”,是人民群众的期盼。

  从学前教育到义务教育,从职业教育到高等教育,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教育实现了从规模扩张到结构转型、内涵发展质的飞跃。5年转瞬即逝,但由此开启的中国教育新时代,为中国不断汇聚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智力资源,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积蓄了磅礴力量。

  (《中国教育报》2017年10月17日 记者 焦以璇 董鲁皖龙)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