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8年01月
18
总第615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高教探索

作者: 来源:   发表日期:2017-09-15    


北师大教师熊晓琳改进教学方式,将音乐、服饰等话题融入课堂——思政课变形记

  “建国初期,流行男子穿侧面开襟的长袍,妇女穿旗袍,但很快,穿衣打扮与革命紧密联系在一起,干部服、列宁装作为新的时尚服饰,在短期内传遍了全国。”不久前的一天,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东侧的一栋教学楼内,来自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励耘实验班学生张可心,结合同学在视频中扮演的角色对每件服饰进行解析。

  这是一堂艺术教育课,还是一堂历史课?如果不接着听这堂课,很多人不会想到,这其实是一堂思政课。

  “如今,当我们重新回忆起那些代表着一个个时代的服饰词语时,除了苦涩、辛酸、亲切、甜蜜,还有不尽的感慨,同时也看到了一个更加开放、包容的中国。”张可心代表她所在的小组说。

  这时,一直站在讲台下面听讲的任课教师熊晓琳走上讲台,说:“建国以来,服饰潮流的每一次变化,都折射出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进步与变革。这组同学给我们带来的精彩梳理,让我们再一次深刻感受到了新中国不同发展阶段的社会变化,以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与时俱进。”

  这堂熊晓琳任教的“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概论课”一共有64学时。按照熊晓琳的设计,整个课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由熊晓琳主讲,她会在课堂上以音乐鉴赏和看电影的方式为学生讲解历史,使得这门以往在同学们印象中枯燥乏味的思政课变得生动有趣;第二阶段以学生动手实践为主,熊晓琳辅以点评;到第三阶段,熊晓琳将进行梳理,将书本理论与具体实践结合,让学生对这门课有既宏观又具象的理解。

  记者所听的这堂课,正好处在第二阶段的中期,学生的实践成果正开始逐一展示。熊晓琳将全班120人分成12个小组,每节课由几个小组上台做主题发言,每组学生需要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等角度切入,选择感兴趣的问题进行探究,并最终形成主题发言,向全班讲述该领域建国以来的变化。

  熊晓琳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建设是“五位一体”的,缺一不可,从这样的细节出发,可以更直观地感受到整个国家、社会的发展。

  “以前我觉得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概论这门课与我们的专业关系不大,但其实很多同学的发言都比我想象中的有趣得多。”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学生刘自晓告诉记者。

  刘自晓与他同组的学生们选择研究的问题是“留学人数与归国人数的变化”,他在其中负责数据统计与分析的工作。正是小组研究的这种学习模式,使得刘自晓这个原本对思政课不感兴趣的学生也积极参与到了这门课程中来,并在小组研究中运用到自己所学的专业,“获得了相当大的成就感”。

  “熊老师的课,给人感觉授课方式很灵活,不是死记硬背式的教条考试型,而是尽量让学生多参与多思考,每一堂课都有理论与实践活动。”张可心说。

  这种把教师的专题讲解、学生的课堂讨论、主题发言有机地结合起来,实现教与学互动的“双主体”教学模式,是熊晓琳一直推崇和实践的。

  在熊晓琳开始上课之前,她都会鼓励学生把近期关注的新闻在课上进行分享。熊晓琳说:“新闻分享环节的目的在于鼓励大家关心身边每天发生的事,学会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和分析这些问题。”

  熊晓琳还大胆探索,精心设计了视频、音频讲授法,她收集了70多首歌曲,从《北方风吹来十月的风》到《中国梦》,把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生动地再现出来,让学生眼前一亮。

  “难怪熊老师的课被师兄师姐们称为北师大最抢手的思政课,在注册课程时总是第一个被抢完。”学生李靖新弘说,“上熊老师的课,既让我们感到很放松,也能带给我们各种启迪。虽然课还没上完,但我已感受到,自己的收获远远超过了这门课的教材容量。”
  (《中国教育报》记者 王强 实习生 丁珈)

“创新理念在哪儿,资本就往哪儿走”

  “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出口需求、廉价而丰富的劳动力和土地,以及不计环境影响的低成本生产。如果继续走老路的话,中国经济将难以为继。正如加拿大一样,中国也在反思,未来的经济发展要靠什么?”在加拿大驻华使馆举办的“加中经济论坛”活动中,作为演讲嘉宾的国际知名经济地理学专家、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校长梅瑞克·格特勒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发展“城市”与鼓励 “创新”,是梅瑞克·格特勒校长给出的答案。这与中国正在进行的史无前例的城市化进程,以及中国政府正在倡导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理念,有着某种程度上的“共振”。

  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指出了他在中国看到的趋势。他说:“与西方国家的城市化进程相比,中国虽然起步较晚,不过速度惊人、规模庞大。30年前,中国80%的人口还居住在农村地区,而现在,有将近54%的人口分布在600多个城市,而且城市人口还会不断增加。展望未来,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城市正处在迈向‘国际大都市’的进程之中。”

  在中国和加拿大,虽然更多人意识到城市是经济繁荣的基础,但城市的重要性还是被低估了。梅瑞克·格特勒校长认为,国际大都市是“国家的重要资源”,新经济地理学的理论也印证了许多企业家、风投者和创意人才的想法:城市是孕育创新、创业、新理念和好机会的温床。因为,“城市总能提供许多重要问题,激励人们创造新的理念或产品来加以解决;城市能够提供丰富的专业服务和人才资源;城市可以推动行业内知识的分享;城市是通向全世界其他知识中心的门户,并将新理念、机会和能量带给本地社区”。

  梅瑞克·格特勒特别指出,在一个城市的创新经济发展中,高校所扮演的角色十分重要。他展示了一张全球“独角兽公司”的地图,并表示:“‘独角兽公司’是指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这些公司数量少却高度集中。目前只有少数地区拥有4个以上的‘独角兽公司’——旧金山/硅谷、洛杉矶、纽约、伦敦、斯德哥尔摩、柏林、特拉维夫、北京和上海(包括杭州)。在这方面,中国发展迅速,其中,北京拥有全国数量最多的年轻‘独角兽公司’,表现尤为突出。”

  在分析这些地区成为“独角兽公司”聚集地的原因时,梅瑞克·格特勒强调:“这些地区都拥有国际大都市、知名的研究中心和学府,城市与教育机构之间相互扶持、协同发展。不管是在多伦多、波士顿、伦敦,还是在北京,当前和未来的社会繁荣,都取决于我们获取和利用知识的能力。不只是本地创造的知识,也包括全世界其他研究创新中心的知识。共同的繁荣依赖于相互合作。可以说,创新理念在哪儿,资本就往哪儿走。”

  一座城市靠什么吸引创意、创业人才?梅瑞克·格特勒认为:“像北京和多伦多等城市,都有着创意人才喜欢的特殊氛围。文化历史传统和积淀,对于创业人才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吸引力。当然,环境质量、交通便捷程度也非常重要。”

  对于中国的北京等大都市的发展,梅瑞克·格特勒评价道:“中国的经济已经发展得很好了,比如在北京,我们已经看到了好几家‘独角兽公司’。我觉得,北京在留住人才、吸引人才方面已经做得非常棒了,这能够刺激更多的创意产业在北京发展。”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梅瑞克·格特勒还表示,他所领导的多伦多大学,未来将要加强与中国重要城市的知名高校的合作。他说:“在北京、上海,我们期待看到更多的联合科研项目。同时,我也希望加强高校间在各个层面的人员的流动性,并与中国的高校发展联合教学项目。我们可以互相取长补短,一起解决城市化过程中所面临的共同挑战,比如交通问题、新能源发展问题,等等。”
(《中国青年报》记者 陈婧)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