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7年09月
21
总第599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孤岛的星星 我们来守护——济南大学“情牵星语共成长”实践团印象日记

作者: 来源:教育与心理科学学院 王璐瑶   发表日期:2017-09-07    

   黄昏的星星从大地海洋升起,我站在黑暗的尽头,看到黄昏下的他们闪着光芒,他们就在我们身边,却远似天上的星星,孤独旅行。

  这是一群折翼的天使,来自聊城阳谷县星语培智学校,他们封闭着自己的内心,不让别人看见,他们渴望得到关注,却无法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情感,他们有健全的四肢,却难以无障碍地奔跑,他们有着不完美的羽翼,却又固执而努力地飞翔。  
  
  回首来时的每一步,在我们小心翼翼的沟通下,他们会躲闪、会无视,会在你伸出双手准备拥抱他们的时候悄悄跑开,但慢慢相处下来,渐渐地有些孩子能模糊地喊出一声声软糯糯的哥哥、姐姐,并一直扯着我的手,他们慢慢开始信任我们、接受我们。每天早上他们来上学的时候,远远地看见在门口迎接他们的我们,很多孩子会对着我们咧开嘴甜甜地笑,这笑不是客套,而是能接受我们,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这笑感染我们,让人既心疼又心生爱意,他们用自己小小的快乐填满这个大大的世界,心中有柔柔的暖意在升腾。

  在与这些孩子相处的半个月里,我见过最干净而深邃的眼睛,我见过最纯真而灿烂的笑容,我见过风吹过发丝的缠绵恬静,也见过天使飞过天空留下的痕迹。

  这群孩子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世界中,看似安静而美好,但有些时候,他们会高声大叫,会突然情绪爆发,会在拥抱你一下后再狠狠地打你一巴掌,会在上课时无视老师发出的指令,有些时候他们很难控制自己的行为,只能靠父母、老师一步步引导,耐心地安抚他们。他们没法在普通学校里上学,听一个自闭症孩子的奶奶讲起,孙子4岁时被送去幼儿园,幼儿园园长再三跟家长们保证,这个孩子只是反应迟钝一点,绝对没有暴力倾向,不会伤害任何人,但即使是这样,还是有家长联名写信,要求这个自闭症孩子退学,甚至有家长在园长办公室大闹,凭什么我的孩子要跟弱智一起上学?这个特殊的孩子在学校里被排挤、被欺负是常态,讲到这里,奶奶的眼睛有些潮湿,领着孩子进了教室,留下我们陷入了思考。这个孩子是不幸的,但也是有幸的,在这儿特殊学校,这里有一群善良的特教教师,引领着这群折翼天使慢慢成长,这群特教教师面对的是一群特殊的孩子,他们需要比普通教师付出更多的耐心和热情,每一次跌倒的身后,都有大大的羽翼在保护着他们,有爱的世界不会孤单,他们是天使的孩子,独特而又与众不同,闪着星星的光芒,在每一次的引领下,梦想的秘密被悄悄打开,小小的他们也在努力长大。

   与来前想象中的不同,他们的父母从来不曾放弃过他们,每天早上有父母来送他们上学,下午再接走他们,甚至有些父母会在这里陪伴他们一天,他们是伟大的父母,也是孩子们大大的保护伞,不完美的他们被深深得爱着。在感统训练室里,有些孩子的肌张力过高,需要通过拉伸等逐渐恢复,在做康复训练时他们会疼得大叫大闹,整节课感统教室都会有持续的哭闹声,一位母亲努力地安抚着他们,笑着夸奖他这段时间训练效果有很大提高,帮孩子擦去泪水,却在转过脸时悄悄抹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天生的不完美意味着他们需要付出太多太多的努力,现在的他们虽弱小但不轻言放弃,他们努力挣扎着才能过上比较体面的生活,然而很多已经错过最佳治疗时间的孩子哪怕再努力,也无法像常人一样生活。一个妈妈说有这样一个孩子,我几乎就失去了在公众场合保持体面的资格,很多人完全不了解这些孩子,很多时候真正让这些父母感到痛苦的不是孩子的状况,而是面对这个社会的目光和偏见,如果我们不是专业人士,我们至少可以保持有距离的尊重。

  他们是孤岛上受伤的星星,闪着微弱的光芒,而每一颗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爱心,都是一个灿烂的小太阳,也许不大,却足够照进孩子们的心里,温度不高,却刚好能带来柔柔的暖意,祝福每一个受伤的小天使都能被善良的羽翼包围,受过伤的翅膀也能逆风飞翔。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