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7年09月
21
总第599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这就是生活

作者: 来源:化学化工学院 刘乐乐   发表日期:2017-07-13    


  进入济南大学,是我十几年来所有的努力与骄傲。一腔热血,单枪匹马。我以为我可以“战无不胜”;我以为我可以左右逢源;我以为我可以将所有困难迎刃而解。但当我真正的俯身去接触生活,才发现我的幻想被现实击败,被高傲击败,被所谓的尊严击败。

   我想通过我的文字记录下生活的点点滴滴,当我翻开泛黄的书页,记忆里仍会余留那段时光的温热。在济南第一场雪来临的前一天,是这一个月来最冷的一天,气温达到了零下,舍友找到了一份兼职,问我要不要报名。在家的时候,总会想象自己赚钱自己花的感觉,那种消费自己东西的感觉是不掺杂任何愧疚的,所以我义无反顾的让她给我报了名。其实,从小到大,我对“钱”这一个字眼是几乎没有什么概念的,至少我没有为此而生苦恼。但这一次我发现,人在钱面前,总是要低头的。

  我们找到的是一份给人送外卖的工作,每送一次都可以赚到一块五毛钱。这天上午,我们上完所有的课已经大约12点,我们怕生意会被人抢光,即使下着雨,我们也没撑伞,直接在雨里从11教跑到了学5旁边的小吃店,到那里就只有一单生意,但我们还是接了,心想:骑着车子到南苑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可以回来继续送,可以赚不少钱。我和老朱两个人骑着车,没穿雨衣,就只有一把伞,也被风吹的左右摇摆。作为新生,我不知道,在北苑进入南苑是否有可以骑车过去的道路,而这个时间点正是下课人流较多的时候。

  人流堵住了门,我俩放下车子,跑着挤过人群,一路上,我帮老朱打着伞,而老朱也尽量用手捂着那一盒外卖。我们不知道这一单生意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想当我们将外卖送到顾客手上的时候它仍是热的。

  回来的路上,我的手已经冻得失去了知觉,我们将伞收起来,在雨里奔跑着,老朱也在开玩笑的调侃着:“我们送这一单外卖,如果把人家的车子丢了,是不是还得赔偿老板”?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一点,老板不在,店员看我俩淋湿的头发,冻得发紫的脸,一时也有心疼的表情,但是却没有权利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我们坐在店里等待着,随手拿出手机,肚子叫着,我也在跟老朱抱怨着。她只是冲我笑了一下,表示无奈,我拿起手机逛着淘宝,装作悠闲的样子,但心里在暗暗祈祷老板的到来,我们还在等着,等着去送下一单,抑或是老板给我们那一块五毛钱的劳务。差不多两点钟的时候,老板来了,我兴奋的想向前去问候,但又怕自己太殷勤,就依然假装镇定的坐在那里等待着他的答复,但老板走过去,忽略了我俩的存在,这让我第一次感觉到手足无措的慌张。而一旁的员工在提醒着老板,老板赶忙道歉,一边说着,一边在收银台里拿出两块钱,递给老朱,老朱客套的拒绝着,也或许不知道如何接过这轻薄又沉重的两块钱。当她从老板手里接过那两块钱时,我的眼泪出来了,我怕老朱看见说我矫情,转身擦掉泪水。那一刻,我心里大概清楚了,我们第一次的兼职就这样随着雨水流失,被沾染灰尘,又被冲刷殆尽。

  我想,这就应该是生活吧。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低头,即使是为了两块钱也要在雨里奔跑,也要在店里等待两个小时,即使是不吃午饭,即使是满身疲倦,即使是满腹牢骚也要闭口不言。我所有的虚荣心在这一刻被这两块钱收买,接过这两块钱,吃着买来的饼,我和老朱沉默了……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