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8年01月
18
总第615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一流大学的三个关键特征、建设方向

作者: 来源:高等教育研究院 苑健   发表日期:2017-06-22    

  自2015年11月国务院发布《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以来,有关“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如何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等问题成为高等教育研究的重点。作为高校管理者首要关注的是一流大学具有哪些特征。现有国内部分文献关于世界一流大学的共性特征,有研究概括为规模大、历史长、学科全、教授治校、学术自由、象牙之塔等六个方面,仔细推敲后,这六个方面并不能代表世界一流大学的实际。也有研究以三大大学排行榜的前7所世界一流大学作为样板,总结出7项共性特征:拥有世界领先的科研成果、一流的教师队伍、优质的生源、超凡的人才培养能力、充裕的财政投入、优良的硬件设施以及高水平的国际化程度等。已有研究提出了众多特征,然而对于高校管理者来说,除了具有高等教育理念,关键的核心在于如何使大学在人,资源,管理三个方面达到最好水平。

    一、让一流大学成为优秀人才的聚集地

  一流大学拥有顶尖的学生和杰出的教师。世界一流往往能够选择最好的学生,吸引最高质量的教授和研究人员。这一直是美国常春藤联盟高校,或者英国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标志。它也是新世界一流大学的一个特色,如新加坡国立大学(NUS)或中国清华大学。“在科学方面,世界一流大学中最令人瞩目的科学家在最好的实验室进行最先进的研究是非常重要的。乔治·斯蒂格勒将这描述为一个滚雪球的过程,一个杰出的科学家获得资助,做激动人心的研究,吸引其他教师,然后吸引最好的学生——直到形成一个临界量,对任何年轻人进入该领域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我们可以看到,世界一流大学具有选择最具学术潜力的学生的能力和特权。例如,北京大学是中国顶尖的高等学府之一,每年的本科招生率不超过千分之十。美国的哈佛大学,加州理工学院,麻省理工学院和耶鲁大学是美国最具选择性的大学,以其平均学术成绩评估测试(SAT)评分为准挑选本科生学生。世界一流大学也倾向于拥有高比例的精心挑选的研究生,反映了他们在研究方面的实力以及研究生热切希望参与这些机构的研究活动的事实。

  世界一流大学教师与学生国际化组成变得越来越重要。由吉本斯(Gibbons)等人突破性的《知识的新生产:当代社会的科学和研究》中提出知识生成和共享的新模式,特点是国际知识网络的重要性日益增加。在这方面,世界一流大学成功地动员了广泛多样的国内和国际学术人员,使这些机构的知识网络能力最大化。在大多数情况下,世界一流大学拥有的并不都是本国的学生和教师。他们能够吸引最有才华的人,无论他们来自哪里,并且开启新的思想和方法。例如,哈佛大学有19%的国际学生;斯坦福大学有21%的国际学生;哥伦比亚大学有23%的国际学生。在剑桥大学,18%的学生来自英国或欧盟(EU)国家以外的国家。美国大学在全球外国学术人员调查中位居榜首。例如,哈佛大学国际教师,包括医学学术人员的比例约为30%。同样,牛津和剑桥大学的外国学者比例分别为36%和33%。相比之下,法国所有研究人员中只有7%是外国学者。毫无疑问,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招收并雇用大量的最有才华外国学生和教师。

  二、使一流大学拥有丰富的资源

  丰富的资源是大多数世界一流大学特点的第二个要素。丰富的资源创造了一个良性循环,研究密集型大学得以在一个复杂的,所涉及巨大成本的环境中运行,也允许大学吸引更多的顶尖教授和研究人员。充裕的政府及非政府资助是除了学费以外支持大学的科研、教学、管理、学生生活服务等各项职能实现的重要财政来源。学校各项活动的开展与维持,特别是学校学术机构的运行与开支,都要求学校要有一贯的、长期的资金支持。因此,“世界一流大学”一般都拥有齐全且先进的设备设施(如图书馆、实验室、多媒体等)来为创造性的科学研究以及高质量的教学活动提供支持。

  美国精英大学的情况就是如此。这些大学有四个主要资金来源:政府为运营支出和研究提供的预算资金,公共组织和私营公司的合同研究,由捐赠和赠送以及学费产生的经济报酬。美国顶级大学坚实的财政基础是两方面因素的结果。首先,他们有大规模的捐赠,为其提供预算保障,援助和专注于大学发展中长期优先事项的能力。平均而言,美国最富有的私立大学,每个学生每年获得的捐赠收入超过40,000美元,而加拿大大学只有1,000美元。与欧洲的许多大学不同,这些美国大学不受政府资金及不断变化的政治倾向的摆布。此外,随着大学声望的提高,他们吸引捐赠的能力也增强,这一点在对排名与大学捐赠规模之间的正相关关系的研究中得到证明。第二,美国大学受益于他们的教师在竞争政府研究资金方面的成功。美国顶尖研究型大学获得的研究经费中至少有三分之二来自公共来源。

  美国和西欧大学SJTU排名的比较分析证实,支出水平是绩效的关键决定因素之一。美国高等教育(公共和私人)的总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3%,而在欧盟25国中仅占1.3%。在美国,每名学生的支出约为54,000美元,而欧盟则为13,500美元。同样,欧洲大学之间与各国的排名结果相关的支出差异很大。英国和瑞士拥有资金相对较好的大学,在排名方面也是最高的国家,而来自南欧国家,包括法国和德国的大学的资助水平较低,排名也较低。正如人们所期望的那样,在世界高等教育排名中,排名最高的机构薪金也最高,而拥有最低排名或者排不上名的机构的薪金也最低。在学术界,“一分钱一分货”的格言同样印证了相对较高的薪水会完成更高质量的工作。

  三、一流大学运作模式实现相对自治

  第三个方面涉及大学的治理,包括整体管理框架,竞争环境,大学享有的学术和管理自主程度。2005年《经济学家》的一期提到美国的高等教育体系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成功的原因不仅仅是美国大学拥有的资金,还因为其相对独立的地位,包括各个方面的竞争精神,以及使其学术工作的产出与社会相关并有用的能力。报告指出,美国大学运作的环境会促进了竞争力,无限制的科学探究,批判性思维,创新和创造力。此外,拥有完全自主权的机构也更加灵活,因为它们不受繁琐的官僚机构和外部强加的标准的约束,即使考虑到有约束力的合法问责机制。他们可以灵活地管理其资源,并快速响应快速变化的全球市场的需求。

  通过欧洲和美国大学的比较研究也发现,治理与资金一起是排名的另一个主要决定因素。欧洲大学可以说面临治理不善,自主权不足,通常不恰当的激励措施的困扰。一份关于欧洲大学调查的报告也发现,研究绩效与样本中大学的自主程度成正相关,特别是在预算管理,聘用教师和工作人员的能力以及设置工资的自由方面。当今世界德国和法国的大学正是这一现象的最好案例。尽管他们的经济是世界上很强的,但他们的大学相对来说几乎不被认可为精英机构。在这两个国家,大学是受公务员就业规则和严格管理控制约束的政府实体。Nature在2008年3月的一篇社论中指出,2005年欧洲联盟借鉴MIT模式,提出创立欧洲创新与技术研究所(EIT)的倡议,EIT发展状况反映出对欧洲令人窒息的国家官僚机构的控诉,也说明大学和公共资助的研究机构不可能自己演变成MIT。

  从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特征来看,今天在“双一流”建设的的大潮中,大学改革发展的核心工作仍然是聚集人才(教师和学生),努力扩大资源规模,在现有环境中取得更多的自主管理的权限。当然,不同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下的办学经验无法完全复制。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既不能违背规律急于求成,盲目照搬西方国家经验,也不应过分强调硬性指标的达成或过于追求在大学排名中的位置,而要基于大学自身的文化底蕴和精神内涵,制定适宜的战略规划,稳步前行,以开放的心态应对全球化时代的机遇和挑战。在大学建设成长的同时,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才培养做出积极贡献!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