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8年01月
18
总第615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一流本科教学:为何与何为

作者: 来源:高等教育研究院 张继明   发表日期:2017-06-08    

  当前“双一流”成为高等教育界最炙手可热的关键词。然而,在大学为创一流而展开激烈的资源竞争、人才竞争、科研竞争的同时,历来被大学轻视的本科教学该置于何处?教学是大学的核心使命,中世纪学者行会在蜕变为大学的那一刻,首先意味着它确立了以人才培养为己任的组织使命;虽然洪堡的柏林大学强调科学研究,但其最终却回归到“由科学而达致修养”的教育起点;即使是与市场拥抱最紧密的美国大学,也从未放弃教育的信条。倘若我们的大学不能摒弃长期以来轻视本科教学的习惯,大学与学科就不是健全的,更遑论一流大学、一流学科。一言以蔽之,一流的大学与学科首先意味着一流的本科教学。

  一、一流本科教学的界定

  何为一流本科教学?教学的价值在于促进受教育者的发展,界定一流本科教学应立足于受教育者的发展这一角度。发展的涵义是多重的,但其首义在于个性完善,包括养成健康的情感、坚韧的意志、向善的道德和价值观、现代公民的优秀素质等,强调促使学生成“人”、成“现代人”;其次,发展应包括习得正确认识世界和适应社会的能力,包括科学知识的获得、批判性思维的形成、分析和解决问题的科学方法的掌握等,强调促使学生培育起优异的学习力和适应力;再次,发展还意味着技术技能的获得,这是检验前两个层次并为其提供实践空间的具体途径,强调基本的生活能力。简言之,从功用的角度而言,大学教学的核心价值在于赋予受教育者贯之一生的核心素养(即“发展”的一、二层含义),使之为顺利融入社会并谋求幸福生活做好准备。是故,所谓一流本科教学是促使受教育者实现充分发展的本科教学,具有一流的人才培育能力和质量。从另一角度分析,大学教学实际上就是教学主体间以知识的传递与创造为主要形式的交往活动,在知识活动中促使学生掌握知识,培养起对追求真理的情感和创造新知的思维及方法,以具备认识、改造世界的基本条件;在知识活动中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是非观、善恶观,领悟核心价值的内涵,用以指导学习、工作和生活。这种交往不仅仅局限于正式的课程教学体系,在日常的生活交往中引导学生养成健康的情感、道德、意志品质和处世为人的态度、方法,以学会生存和生活,同样反映着大学教学的使命。可以说,大学教学是一种关乎知、情、意的立体式交往活动。在这种交往中,师生关系作为教育教学中最重要的“基础性关系”,师生交往构成大学教学的主要形式,交往的品质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教学质量。在有效交往中,受教育者不断完善个性,培养了正确认识和适应社会的能力,从而为过上幸福生活打下基础。因此,所谓一流本科教学,从其内容而言,是建构起了卓越的课程与教学体系,培育起了具有发展性功能的校园生活和文化、友好民主且教育价值寓于其中的师生关系等,这为人的无限成长提供了无限可能。

  二、当本科教学遭遇功利主义

  在现实中,大学教学深受功利主义价值观影响,教学目标更多着眼于“技术人”的制造,相应地,在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的选择上都大有“制器”而非“育人”的倾向。因此,以纯粹知识、理想与情怀为主题的师生交往常常遭受嘲讽,以实用、效率、收益为关键词的教学思潮则大行其道,大学教学改革反映出明显的技术主义和职业主义。大学教学片面强调技术技能的获得在“人的发展”中的地位,却忽视了“发展”的真核,最终导致受教育者核心素质缺失。即便是从职业的角度来说,在大学教学中学生所应建构起来的个性、视野、方法等核心素养也是实现职业持续发展的基础。研究表明,提高就业力的核心素养并非专业技能,而是责任心、自信心、进取精神、合作精神、创造性思维等;美国学者麦克兰德“胜任理论”也指出,个体素质结构中的“自我概念、特质和动机”对其职业绩效的影响更加深刻。盲目信赖具体技术在就业中的“敲门砖”效应,实际上令人丧失了职业选择的广阔视野、跨职业的适应能力和职业持续发展能力。从人之整个生命历程而言,这些核心素养还是受教育者实现终身学习和终身发展的基础,它使个体不仅掌握了适应社会频繁变化的能力,还能够对自我追求的方向时刻保持清醒,因而总是能够行走在自我实现的理性之路上。功利主义的评价观加剧了大学教学生态的异化,使“人的发展”的定义趋向平面化,最终导致个体本身工具化。在工具理性的束缚下,个体逐渐失去了清醒的自我意识、思维的批判品质、正确选择的能力和独立发展的可能,成了“单向度的人”、拙于生活并不会谋幸福的人。更值得忧虑的是,功利主义教育培养的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从长期来看是对社会价值观和民族文化传统的毒害。简言之,这种大学教学忽略了“人”本身即为目的,与大学教育的本义背道而驰,与一流本科教学的理想渐行渐远。
  
  三、一流本科教学的当代使命

  毋庸置疑,大学教学及其改革必须坚守内在标准,切实践行“由科学而达致修养”的职责,培养出因经历过大学教育而与众不同的优秀人才。大学毕业生具有深厚的理论基础、优秀的思维品质、健康的价值观、改造世界的科学方法等核心素养,具备了实现个体理想与价值、过上自由和幸福生活的可能性基础。这是大学教学及其改革的宗旨。同时,真正的卓越的大学毕业生不是狭隘的利己主义者,而是将个人理想与社会目标融于一体,他们通过其专业、职业实践来推动经济社会进步,尤其是通过其精英文化的升华和辐射效应来提高大众文化品质。对于改变当前是非善恶标准模糊、道德水准整体下滑的社会文化生态而言,大学教学的文化功能意义尤甚,因而也更加标识着当代大学教学及其改革的历史使命,这也反映了大学之促进“公共之善”的社会责任。不久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重申人文主义教育的重要性,强调教育对于价值观的塑造及人类福祉的意义。与此同时,哈佛大学等众多美国名校改革招生标准,对申请者的道德品质、社会责任心、公共意识等作出严格要求,从而反映了大学教育的真谛和大学教学改革的应然取向。此时,我们发现,传统大学教学的价值在当前的社会文化背景和教学改革趋势之下居然有着重要的当代价值,即在标准多元化却渐趋模糊化的后现代主义时代,它对于明确是非善恶标准、维护合理秩序是极有必要的,尤其是在多元价值观已经影响到民族文化的自信与自觉的背景下,其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因而大学教学创新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传统大学教学模式的改造,包括:重建理论教学的基础地位,完善学生的知识结构,培养学生的理论品质,为增强其终身学习、终身成长能力提供基础;重拾经典,将经典阅读和经典教育作为理论教学之载体,培育学生的人文素养,引导学生成为有思想、有道德、有情怀、有担当的“大写的人”;加强学术训练,培养学生的科学态度,增强其方法论意识,提升批判思维能力,使之能够正确地认识和改造世界。大学教学改革突破功利主义评价体系而回归本真,是构建一流本科教学的必然选择。

  四、一流本科教学离不开基层的自主与创新

  大学是典型的“底重”性组织,且从现实来看,制度化的功利主义教学管理体系已经导致自上而下的教学改革缺乏基本空间,因而大学教学改革必须从微观入手,探索基层创新。第一,基层创新主体应是大学。而一所大学教学能否尊重大学理想,能否按教学规律实施改革,关键是看有无一位有理想、有智慧、有勇气的大学校长。这样一位校长能够正确处理统一性的政策体制同大学的个性化探索间的关系,作为一校之长不仅能够充分践行自己的改革理想,还能够为基层的教学创新提供相对充分、自由的空间。卓越的大学校长往往是高等教育历史的创造者,中国大学模式的出现必须寄托于大学校长的创造性。第二,基层创新的主体是大学内部的教学院系。这要求赋予二级院系以足够的自主权,以二级院系为主体建构富有个性的课程与教学体系,如果相关权力更多地由校级让渡给院系,将更加有利于院系按学科专业和社会需求来建构适合的人才培养体系,而管理重心居于学校的统一性教学制度,实际上束缚了教学创新。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学院应充分利用本学科专业的优势,引导大学生积极参与课外科技活动,以此作为实施有效教学的基础性、主导性工程,并通过规范化、制度化建设使其成为课程与教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实现课外科技实践“全员化”,由“课外”变为“课内”。在此基础上,尝试将大学生课外科技活动延伸至就业创业的设计和实践。在这个过程中,学科专业发挥平台作用,教师和学生共同参与,教学与科研相融合,课上理论学习与课下理论应用相结合,知识的学习和应用实现了一体化,学生的理论素养、实践能力、合作意识、创新创业能力等都将得到训练。大学生课外科技实践体系的常规化建设将是协调教学改革中各种矛盾、打造一流本科教学的有效方式。第三,基层创新的主体是教师。大学教师群体作为教学的直接践行者,他们的创造性从根本上影响着教学改革的成效,未来推动大学教学革新的最终力量必然是行走在教育最基层的教师群体。要促成教师教学主体价值的发挥,当前需要将之从繁杂的行政干预中解放出来,信任教师之“善”,让其成为教学生活中的自主者,从而承担起改造教学、构筑一流教学的使命。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