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7年09月
21
总第599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亲爱的三毛

作者: 来源:土木建筑学院 支传霞   发表日期:2017-06-01    


    请您寻出家传的霉绿斑斓的沉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听我说一支关于岁月的故事。您的这一炉沉香屑点完了,我的故事也该完了。

    初识你,因你那一句:“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态,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于是,我开始寻求,那到底是颗怎样的树。

    许是台北那熟悉的小巷,老家门外一棵守望的老树。想起你在台北时的雨季。你说,一生没有挡雨的习惯,那时候却有一个人在你身边替你张开了一把伞,那个给你生命的人,父亲。亦想起,在你沉恸于失去荷西,失魂落魄的无数个日夜里,你看见,“母亲踏着的青石板,是一片又一片碎掉的心。她几乎步伐踉跄了,可是手上的重担却不肯放下来交给我。我知道,只要我活着一天,她便不委屈我一秒”。不能忘却那一次目送,他们万水千山来与你相聚,而这个梦却在一条通向死亡的路上遽然结束了。也想起龙应台在《目送》中这样讲:“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在今生今世不断的目送他的背影中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许是今生今世的你愿做这样一棵守望亲人与家乡的树吧,在无数个晨光与暮色中,在一次次深情的目送中,年年岁岁。

    许是加纳利群岛那片美丽的深海前的那棵沉默的相思树。那栋私人海滩双层洋房早已换了新的主人,旧家具早已送人,家中陈设变了模样,玻璃花房里也换了新的盆景,不再是你最喜欢的蕨类。荷西,也不见了。唯有那棵相思树,日复一日的伫立在那里。许是无数个日夜,你站在树下,等待满载而归的丈夫。在那里,有着无尽的思念。这一生,你是葛罗太太,你最爱的丈夫葬身于这片土地,所以来生,你要化作那一棵相思树,守望这家,这土地,这片蔚蓝的大海。

    可后来,你迎着朝阳站在大海面前,对自己说,如果时光不能倒流,就让这一切,随风而去吧。

    或许,将心中的悲恸化作生活的希望,向过去好好的告别之后,这般坦然释怀的你,才真切地认识了生活。
  
    是啊,世界上的往事本来便是恩怨一场,怎么算也是枉然,不如叫他们随风而去吧。

    这一次,你许是那棵在垦丁陈寿美旧家的樱桃树,在那红砖块铺起的院子里,一丛丛的蕨草和一切的花果,散发着野趣的情调。一切能爬墙的植物,贴着红砖墙往上蛮而自由地生长。在这里,你愿慢慢化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乡下人,换上了乡土棉布,用米色粗胚布做窗帘,用锯掉了柄的美浓雨伞铺一道桐油做各式的吊顶灯,陈旧的木树桩做凳子,在花房摆上各式各样的盆景,水缸里养满莲花,放几条活泼的小鱼,坐在摇椅看岁月在灰木板刻下无与伦比的美丽。他人不理解,你却只一句:“生命短促,没有时间可以再浪费,一切随心自由才是应该去努力追求的,别人如何想我,便是那样无足轻重了。”这一世,你任性的追逐沙漠,自由,所以来生,你愿安详地在这里看风,看雨,看梦想,看归宿。

    许是阿斯都里亚给巴洛玛和夏依米以及那两兄弟带来一阵清凉的层层树林中的一棵,许是马德里散布着雪花一般的白色飞絮的巨树中的一棵,抑许是塞歌维亚圣米扬街那半型窗外见证那奇妙的偶遇中的一棵……

    想起弗吉尼亚·伍尔芙曾说:“人不应该是插在花瓶里供人欣赏的静物,而是蔓延在草原上随风起舞的韵律。生命不是安排而是追求。人的意义也许永远没有答案,但也要尽情地享受这没有答案的人生。”你一生都在追求,像一匹神驹,即便在无星无月的夜里,也能发出一种沉潜而凝练的闪光。你爱马,爱花,爱粗陶,爱那些有生命才懂得去爱的东西。因而,这样的生命,即便在撒哈拉那样落后而贫苦的地方,一样欣欣向荣地滋长着,而非挣扎着生存。日子挤着日子,时光飞逝,来不及地捉,来不及地从指缝里渗走,手上一片湿湿的水,人生聚散也容易,连告别都是匆匆。四十八岁的你便随性的匆匆离去。我终究也没有猜到你笔下那棵向往的树是何。但也罢了,只愿来生,你能如愿。

    你看路,仍像一条发光的小河,笔直地流在苍穹下……

    这一段岁月故事就在这里结束……您的这一炉香,也就快烧完。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