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7年09月
21
总第599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高教信息

作者: 来源:   发表日期:2017-05-25    

拨亮心中的那盏精神明灯——郑州大学和暨南大学师生“重走穆青路”

  青年是国家的希望,青年的成长事关民族的未来。

  5月9日至11日,由郑州大学穆青研究中心、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和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18名师生组成的“重走穆青路”社会实践采访团来到河南省兰考县,寻访当代著名新闻记者穆青的采访记忆,感悟焦裕禄精神的时代价值。

  这是一段跨越时空的信仰之旅。初夏的兰考,刚被雨水冲刷后的县城干净整洁,街道两旁绿树成荫,林立的高楼与天边的霞光相互映衬,刷新了90后大学生对兰考曾经穷苦的历史记忆。

  半个世纪前,在这片大地,焦裕禄带领36万兰考人民,与涝、沙、碱三害进行了顽强斗争。在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付出高昂的代价后,他们最终降伏“三害”。时任新华社副社长穆青和同事冯健、周原赶赴兰考,写出了历史名篇《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激励了几代人战天斗地的热情。

  行走在兰考县城的裕禄大道上,历史的痕迹随处可见,在不变的历史印记中,同学们看到更多的是变化中的兰考:

  焦裕禄刚到兰考上任时的火车站——55年前,这里曾挤满了因灾荒外出逃难的村民,现在这里有往来如梭的客商和返乡创业的兰考人;

  焦裕禄当年工作过的县委大院——几经翻修仍在使用的办公平房墙壁斑驳,和与大院相邻的豪华大楼格格不入;

  焦裕禄打响治理“沙害”第一枪的张庄村下马台——当年绵延5公里的沙丘,如今已是满眼翠绿的焦裕禄纪念林……

  “路宽了,灯亮了,楼高了,甚至连外出返乡的兰考人都会迷路。”兰考县城的一位老人说。距离兰考县城约23公里外的葡萄架乡赵垛楼村曾经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过去村民向国家要饭吃,现如今在政府的帮扶下,村里搞起了哈密瓜、玫瑰、菊花等特色种植业,铆足了劲儿脱贫致富。村干部王建胜说:“咱村是焦书记当年在兰考县树立的四面红旗之一,不能给焦书记丢人。”

  对于兰考来说,焦裕禄精神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它像一盏明灯指引着兰考发展的方向;而当年穆青在兰考大地和焦裕禄书记跨越时空的对话,书写出了兰考这座共产党人的精神高地。2014年5月兰考县委、县政府承诺的“三年脱贫、七年小康”目标在今年顺利实现,兰考摘掉了贫困县的“穷帽子”。

  位于兰考县焦桐路北段的焦裕禄干部学院门前有一个小广场,广场中央,焦裕禄当年在一片风沙弥漫的盐碱地上亲手植下的泡桐,如今已长成两个成年人才能环抱的大树。广场上有一位叫魏善明的老人,今年已经74岁。他从28岁起就受父亲嘱托守护“焦桐”,早晚都来清扫落叶,“我扫不动了,就让我小儿子接班”。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兰考所见所闻,让采访团的青年学生深刻体会到了习近平总书记语重心长的话语:“焦裕禄精神跨越时空,永远不会过时,我们要结合时代特点不断发扬光大。”“历经半个多世纪,穆青、焦裕禄,写和被写体现着共同的精神特征,那就是‘勿忘人民’。他们就是我们年轻一代要寻找的人生榜样,他们的精神是我们心头时刻要拨亮的那盏明灯。”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生王姗姗说。

  立足现场,追思历史。“亲民爱民,焦裕禄情系百姓;深入基层,穆青勿忘人民。因为人民,从未谋面的他们实现了精神对话。”多次带队重走穆青路、到兰考实地调研的郑州大学穆青研究中心主任董广安教授在参观焦裕禄纪念林时动情地说。

  “在追访穆青足迹中,我们师生切身领悟到老一代新闻人的新闻理想和职业风范。只有俯下身、沉下心、察实情、说实话、动真情,未来的新闻工作者才能写出沾泥土、带露珠、冒热气的新闻精品。”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张晋升教授说。

  (《中国教育报》2017年5月15日 本报记者 李见新 通讯员 马兆林 冯鑫)

信息公开是校友捐赠的“定心丸”

  日前,浙江大学获两笔各11亿元、12亿元的捐赠,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资金如何到位、如何使用也引发了广泛讨论。部分评论者认为,浙大此次获捐的11亿元为“分期付款”,未来资金能否到位仍具有不确定性,如此大额资金的后续使用如何监督也应引起重视。笔者认为,应该给成长中的高校教育基金更多包容和鼓励,同时倡导高校建立更加完备的社会捐赠信息披露机制。

  由于历史上高校社会捐赠的起点较低,近年来时常发生高校单笔社会捐赠额度被刷新的情况,而每一次的数据刷新也都会引发媒体的追踪报道。据报道,此次两笔基金,来源于浙江大学联合杰出的校友企业发起设立的投资管理机构,其致力于发展风险投资业务和为校友上市公司进行并购服务。由此可见,此次浙大所获捐赠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社会捐赠,它是面向大学科技成果转化的创业投资与大学社会捐赠的有机结合。考虑到这个背景,单纯比较捐赠额度就失去了意义。相比较而言,后续捐赠额度落实的时间表更加应该成为信息披露的重点,捐赠合同应当详细备注未来的计划安排。

  高校教育基金也应进一步做好单笔捐赠使用情况的信息披露。大部分高校教育基金都还处于起步阶段,多数单笔捐赠往往也都会明确指定用途。据笔者了解,目前最普遍的指定用途包括:奖学金、助学金、冠名建筑、修缮基金、国际交流合作基金等。据报道,浙江大学方面表示,整体的资金将用于成立“浙江大学遂真产业与金融研究中心”,支持浙江大学人才队伍建设、学术研究、人才培养和国际交流合作等。首期捐赠的1200万元用于设立“浙江大学淳真国际交流奖学金”,定向奖励学校优秀学生开展海外研修、国际交流、联合培养等项目。跟首期捐赠的使用方向信息公开一样,后续到位的捐赠资金具体将如何使用,也应该第一时间详细向社会公众进行披露。面向未来,单笔捐赠资金的使用还需突破现有格局,逐步从使用性基金占主导向投资性基金占主导转型,进一步实现高校社会捐赠投资基金的保值和增值。

  根据《教育部财政部民政部关于加强中央部门所属高校教育基金会财务管理的若干意见》,基金会在通过登记管理机关年度检查后,要将年度工作报告在指定的媒体及基金会网站上公布。以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为例,早在2007年,浙大就已经发布了《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接受社会捐赠管理办法》。学校基金会每年都通过第三方依法审计之后,向全社会公开捐赠资金的年度使用情况。但是,笔者注意到仍有很多高校教育基金会的年度信息披露工作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

  “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只有通过更加完备的信息披露,实现高校教育基金信息的真实、准确、完整、公平、及时的披露,基金使用和运作的透明度得以增强,高校教育基金的利益相关者,特别是捐赠者和受益人的合法权益才能够得到更加有效的保护。完善的高校教育基金信息披露机制,将会直接对校友和社会各界建立对高校科学、合理使用教育基金的信心起到“定心丸”的作用。

  (《中国教育报》作者张端鸿,系同济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讲师)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