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7年09月
21
总第599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高教信息

作者: 来源:   发表日期:2017-05-11    

当90后老师“占领”乡村小学

  当“90后”和“乡村教师”两个标签同时出现,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参加教育部新闻办公室组织的媒体系列采访活动,来到湖南省,采访了一群90后乡村教师。

“我们带给孩子的最大礼物是活力”

  圆形细金属框眼镜、韩式“蛋卷”发型、黑色皮衣、金属色百褶裙……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桥江镇中心小学教师唐蓉琪的“气场”看起来很不像一个乡村教师。作为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她在这所小学已工作一年了。

  唐蓉琪是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招收的首批初中起点公费定向师范毕业生。公费定向师范生是湖南省于2006年在全国率先启动实施的农村小学教师定向培养专项计划。据统计,截至2016年9月,湖南省共招收培养各类农村教师公费定向师范生4.13万人,其中已毕业1.4万人,所有毕业生均会到农村学校任教,本科毕业生服务不少于8年,专科毕业生不少于5年。

  近年来,乡村教师资源短缺一直是乡村教育的头号难题。在不久前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曾提出,“乡村教师是我国基础教育的脊梁”。然而,乡村教师一直面临着数量不足、年龄老化、学科结构不合理等问题。某种意义上,湖南省的这一做法对乡村教师队伍建设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

  “2016年我刚到这所小学时,这个班的孩子成绩很差,数学平均成绩只有58分。那年下学期,这个班的平均成绩比其他班级高出19.86分,我觉得还是很有成就感的。”说起自己的“业务水平”,唐蓉琪十分自信。

  唐蓉琪表示:“很多孩子都很高兴见到我们,在我们学校里,很多老师都是60后、70后,80后的基本上没有,然后就是我们这批90后定向生了。孩子们突然看到这些年轻老师,特别喜欢跟我们一起做活动,我们说什么他们都觉得新鲜,这让我也感到很开心。”

  “我希望大家不要对乡村教师有偏见,认为我们就是封闭在一个山村里工作,事实上我觉得在这里生活跟在城市里没有特别大的落差。”唐蓉琪表示,她和同学任教的湖南省的各个村子,很多“村小”都配有无线网,基础教学设施也比较完善。

  平时,唐蓉琪就住在教师宿舍中。“业余时间我喜欢上网、追剧,周末我会回家看看,或者去城里转转。只要有了手机,我的业余生活完全都不受影响,就是女老师多,不好找对象。”说完,唐蓉琪自己也笑了。

“留守儿童是心底最深的痛”

  不少90后老师都向记者表达了他们工作中遇到的同一个最大的难题——留守儿童。“看到这些留守儿童,就像看到当年的我。”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油洋乡中心小学教师向立华说。

  今年24岁的向立华是一个孤儿,10岁时,他的父母先后去世。在十分关心他的中学老师影响下,向立华也立志成为一名乡村教师。但向立华回来后发现,学校里的留守儿童远比他想象的多得多。

  在不少村小中,一个班里至少有一半学生是留守儿童,这让不少年轻教师遇上了大难题。

  同样毕业于湖南一师,在村小已工作5年的雷微微告诉记者,留守儿童和其他孩子很不一样,他们更加脆弱、敏感,很容易和同学产生矛盾,学习成绩也时高时低。“之前我遇到过一个有听力障碍的孩子,跟同学有了一些摩擦就跑到教学楼的阳台上要跳楼。我们就赶紧给他写纸条、用手机发信息安慰他,才把他劝下来。之后,我还不断跟他用书信交流,把安慰的话写下来劝他,他才渐渐解开心结。”雷微微说。

  家校沟通也成为教育留守儿童的难题。雷微微表示,不少孩子的爷爷奶奶文化水平比较低,更不会用手机,沟通起来十分费劲,而且老人的观念都是“孩子就交给老师了,该打就打该骂就骂”。远在外地打工的父母就算可以与老师电话沟通,也无法对孩子进行教导。“所以,我们不仅是老师,还是他们的爸爸妈妈,甚至是他们爱的寄托,是他们生活和学习中许多问题的指路者。”雷微微说。

“最希望有通畅的职业发展渠道”

  对于每一个刚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来说,未来的个人发展前景是选择职业时的重要参考因素,这对于90后乡村教师来说也一样。不少90后乡村教师表示,选择乡村教师不是为了金钱和名利,而是为了自己的职业理想。然而,扎根农村能否获得和在县里、市里一样的职业发展空间,成为每一位乡村教师关心的问题。

  唐蓉琪告诉记者,在个人能力提升方面,她觉得自己得到的培训机会还比较少,在乡村里很难获得市级、省级乃至国家级的培训机会。“我认为,组织乡村教师到别的地方培训可能比较困难,有机会的话我希望培训老师能够来到基层对年轻乡村教师进行指导。”

  “我打算有机会就去读研。”当问起未来的规划时,几乎所有的90后乡村教师都这样回答。对此,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党委书记彭小奇认为,目前乡村教师急需获得学历提升渠道和职业发展空间。“优秀教师在成长过程中,不仅需要物质待遇上的保障,更需要在专业发展和职业空间上不断提升,在履行国家使命的同时实现个人价值和职业生命的升华,这样才能使他们安心长期从教、终身从教、乐于从教。”彭小奇说。

  彭小奇表示,一些地方师范院校由于缺少教育硕士专业学位授予权,致使大量真正下到乡村基层任教的公费师范生在服务期内缺乏进一步学习深造、提高学历层次的机会。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湖南省有农村小学7430所,学生375.4万人,19.6万名农村小学专任教师中,研究生毕业的仅265人。

  彭小奇表示,农村小学严重缺乏高学历、高水平的课程带头人和教育教学骨干。“因此,我强烈建议国家制定乡村基础教育硕士定向培养计划,由具备较强培养能力的地方师范院校承担培养任务,加大培养规模,培养大批乡村教育迫切需要的学科带头人、教育教学和教研教改骨干。”彭小奇说。

  在不久前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提出,要下功夫解决好乡村教师“长不高”的问题,就是要从制度上解决乡村教师评职称等职业发展问题。“要做好制度安排,提高他们的荣誉,让他们有职业的荣誉感。”对此,彭小奇认为,应努力满足乡村教师的精神需求。“一是实施职称评审政策性倾斜,优先支持乡村教师晋职晋级、评优评先;二是建立乡村教师终身从教国家功勋奖励制度,褒扬乡村教师的优秀事迹。”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叶雨婷2017年05月03日05版)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