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7年11月
16
总第606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关注创业

作者: 来源:   发表日期:2017-05-04    

共青团服务青年“双创”不是一道伪命题(下)

企业创业者:“被鼓励”不等于“被付出”

  “你们这个是干什么用的?”“我们的设备是锅炉配套的燃烧器,它可以保证燃烧后的尾气中氮氧化物的排放。”在团北京市委的展区,只要有人来询问,胡梦捷就站起来,给对方介绍自己的产品。

  他是北京节能技术检测中心(以下简称“节能中心”)双创团队的成员,这家企业曾与传统污染型煤炭企业有关,如今却“改行”做起了环保产业。

  正常的空气中,70%以上都是氮气,传统燃烧器由于局部高温的存在,极易在锅炉高温高压的作用下,将空气中的氮气与氧气结合,形成氮氧化物,雾霾中就含有大量的这类物质,甚至还会导致酸雨。“减少这一物质方法很简单——降低锅炉的燃烧温度。”1990年出生的小伙子何磊,指着现场的一套设备说。

  传统的燃气锅炉,是通过喷射火焰的方式进行燃烧加热,就会产生出氮氧化物大约200毫克每立方米。这一团队消化国外技术,对传统锅炉进行改造,采用金属纤维表面烧头以及自主研发的混风结构,只要燃烧充分,从局部1200摄氏度,降低到850摄氏度,该物质就能降低到大约30毫克每立方米。

  降低温度的同时,还要保证锅炉的热效率,这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他们通过反复试验——热效率降低了1%,对生产没有造成很大的影响,他们还自主研发了几代产品,更加适合中国的锅炉结构。

  “我们的企业不是在吃老本,一直鼓励年轻人内部创新创业。”何磊从中国矿业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到了该企业工作,他现在是节能中心双创团队成员,平时周末也很少休息,“也没人让我们加班,最主要的就是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还很有意义”。

  这群小伙子仅用4个月就完成了350台燃烧器,销售额达到5000万元,京能集团团组织发现这群小伙伴很有创意,为了留住人才,这家单位准备启动相应的奖励机制,考虑根据科研专利启动股份试点。

  “对于我们来说,立足本职岗位创新,不仅实现了理想,也有期待。”负责节能中心双创团队市场拓展的常伟会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在他看来:“团组织发现了我们,给我们参加创博会的机会,就是对我们很大的鼓励,感觉年轻人在单位被重视,我们所做的事情别人都看得见,有时候并不在乎收入是否增加,这是对年轻人的一种认可。”

团干部:“思想引领”与“双创”并不矛盾

  社会上有一种观点,共青团组织没有必要服务青年双创。还有另一种观点,认为共青团组织的思想引领工作与双创工作会有矛盾。

  作为团上海市委青年创新创业项目组组长,胡喆带着上海的创业者参加了本届创博会。在他看来,双创背后实际上是给年轻人提供上升的通道,这些年轻人具有很强的先进性,很多人都是青年领袖。作为团组织首先要解决年轻人的“痛点”,给他们提供服务,才能影响他们,才能让他们跟着团组织走。

  “团组织服务青年双创很实在,上海团组织有创业英才班,一些创业者经过培训之后,与团组织产生了很深的感情。”他说,很多创业者都很“孤独”,有时候不被别人理解,团组织搭建平台和他们一起成长,双创服务与思想引领并不矛盾。

  从事多年服务青年双创工作的陈建霖,是广州市青年创业服务中心主任。他认为:“思想引领是全团工作的主线,而创新创业是这一时代的主题。思想引领工作是共青团的首要任务,也是共青团区别于其他群团组织的优势。服务创新创业首先就是在对青年进行价值观的引领。”

  他表示,在国家“双创”战略背景下,鼓励青年创新创业,就是强调青年干事业,积极鼓励通过实际行动获取利益和实现人生价值的行为。这既不同于单纯的创新,也不同于单纯的创业。

  90后宋文集是广州市青年创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他直言:“现在的年轻人不容易被‘忽悠’,要让他们跟着团组织走,一定要让年轻人觉得跟着团组织有前途。团组织服务青年水平如何,创业青年会用脚投票,高低立判。团组织的姿态,应该大大方方和创业者谈一场‘恋爱’。”

  “我们做引导青年比较实在,群团改革之后,专门成立了青年创新创业项目组。”团上海市委青年创新创业项目组成员戴兵介绍,今年在上海举办的全国“创青春”(商工组)的比赛中,他们没有用路演模式,而是采用“创交会模式”,通过展览让创业者与孵化器、投资者找到彼此。上海团组织还与市委组织部联合,用四五个周末,给创业者进行实打实的培训。

  陈建霖指出,目前,广州团组织围绕“创业意识——创新创意——创业项目——孵化服务——成果产出——交流推广”的全链条为青年打造综合性创业服务平台,从“思想、技能和理论的培训提升”“创新创业项目展示交流”到“创业市场资源的要素对接”,有效链接政府、联系社会。

  他认为:“这些工作丰富了服务青年创业的内涵,增强了团组织的社会职能,体现了枢纽型组织的政府职能,也顺应了共青团组织改革和转型的时代需要,有着丰富的思想内涵。”

来源:(中国青年报 章正2016年12月21日06 版)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