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21年06月
17
总第731期



关闭


一只木吊坠 一念母子情

作者: 来源:化学化工学院 董筱   发表日期:2021-06-10    

鹅毛虽轻,情谊如山;雪融留痕,赠花留香。赠予是人世间最真挚的情谊。爆竹声中,父母赠予我们压岁金钱;烛光之中,朋友赠予我们生日蛋糕;花前月下,爱人赠予我们玫瑰花束。这一件件礼物足够让我们欢喜一整天。在我的印象之中,有这样一件礼物,成为我一生的羁绊。

那是一个炎热的盛夏,毒日头无情地灼烧着呻吟中的大地,天上看不到一片云彩。柏油马路滋滋作响,几乎要将行人粘在地面,路边的杨柳耷拉着脑袋,一头秀发铺在水池里,如一条条奄奄一息的水蛇。正午,整座城市成了一个“大火炉”,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即将面临高考的莘莘学子陆陆续续地赶去学校。他们的脸上都戴着淡蓝色的口罩,配上洁白的T恤衫,显得异常洁净。

我也是这支高考队伍中的一员。走在路上,我满脑子都是抱怨。终于挨到教室,我迈着沉重的步子,浑身的汗液汇聚在一起,凝固成一道道白色的鸿沟。我气喘吁吁,蓝色的口罩紧紧地贴在脸颊上,撕开这块“大胶布”,脸上浮现出一大片红印……

学校是我们的“避暑山庄”。穷人家的孩子,没有可以尽情享受“清凉一夏”的空调,有的只是一间火炉一般的小屋。那时候的我,是多么想一直待在学校里啊!但我知道,我不能住校,那儿不是我的家,只因为那里没有我的母亲。

好男儿志在四方。身为家中独子、七尺男儿,本不应该留恋温柔之乡,然而,我并不是贪恋家的温暖,而是在给我羞愧的心带来一丝丝慰藉。我的母亲在我上中学时,就放弃了外出打工的机会,留在家里照顾我。我从小就畏寒,母亲为了我冬天免受风霜雨打,不惜在我学校附近租下两间房子,并在附近的一家面馆赚钱。谁都清楚,母亲这么做,为的是让我安心读书。可是,这样的“优厚待遇”,让我怎能安心?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上帝总会在我们最为艰难的时候,给我们开玩笑。就在我攻读高中的第二个学年,母亲在上班的路上遭遇了车祸。经过检查,幸好没有伤到头部,骨头也没有大的损伤,仅仅是膝盖骨裂,修养半年就可以康复。然而,母亲却再也不能干重活了。那半年里,父亲也从城里赶回,亲自照顾他亲爱的妻子。父亲没有对我说什么,仅仅说了一句“用功读书”。

很快,母亲出院了,父亲也可以继续去赚钱养家了,但我却怎么也不放心母亲。高三开学后,我坚决不再住校,天寒地冻我都不怕,我只想在学习之余,多陪陪母亲。

这一年的夏天异常的炎热,每次回到家,我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但在母亲面前,我还要故作镇定。

“你这孩子,当初死活不愿意住校,现在知道家里的滋味了吧!”

母亲曾不止一遍地数落我。我却只是嘿嘿地笑,对我来说,母亲就是我心灵的“守护神”。

百日誓师,迎击高考,决战的冲锋号就要吹响。心中虽然激动万分,但天气却越来越炎热。疫情推迟的这一个月的“缓冲期”,我已分不清究竟是好是坏,只剩下一具空壳,刷着一套又一套的试题。

这天,我回到家中,看到母亲正把玩着一个东西,好像是个吊坠。我好奇地凑上去观摩,母亲却早已发现我的小动作,转身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我,问:“看,喜欢吗?”

我定睛一看,是一个不过两指节长的木雕的葫芦,用红棕色的细绳拴着,上面刻着一匹马,看起来好像是十二生肖的钥匙坠。那匹小而精致的马驹,不正是像现在桀骜不驯的我吗?

“妈妈,我属蛇。你给我马的吊坠干啥?”我故意一脸嫌弃地说道。

“哎呀,你看,都怪我,我没看清上面的雕刻,别急,我再去买一个。”

“不用了,妈妈,我知道你是为了激励我,让我考上一所好大学。放心吧,妈妈,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我紧紧抱住了母亲,久久没有放开……

时至今日,钥匙换了一串又一串,没有改变的,是那只可爱的葫芦;无法释怀的,是那份真挚的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