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21年05月
13
总第726期



关闭


人间四月天

作者: 来源:文学院 岳婧婷   发表日期:2021-04-29    

凛冬散尽,暖春来临。阳光再一次温暖,催醒了校园里的丛花。春日须尽欢,趁着周末闲暇好时光,人们带上相机,去探寻人间的四月天。

海棠

“春日终不迟,相逢会有时”。

十一教前的横桥两端,几株海棠树繁花正茂。开都是粉白重瓣的花,在嫩叶的衬托下更加娇艳,更称得起它那“百花之尊”、“花之贵妃”的美名。“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一年又一年,春日终不迟,海棠如期归来,好友总会团聚。我路过花下,看见一对好友正抬头看花。海棠树本生得高,繁花却使它的枝丫低落下来,将花瓣映在女孩们眼中。

“这是什么花?”“海棠呀。”“来,拍张照!”我回头瞥见,那对好友正举着手机,垫着脚,把脸凑到海棠花前,一时分不清人与花谁更有春色。我回头,脚步更轻快了些:不管谁更胜一筹,都把这春光留住了,不是吗?

梨花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这诗写的的确不是梨花,但它承认了梨花如雪一般纯洁、清丽。学校里的梨花树栽得不密,零零星星地散落在草丛里,这或许是那园艺设计师深知梨花的本性,让它独自绽放自己的纯洁。

我走进一看,却见花瓣残落,想来是昨晚骤风使它如此孱弱,不禁深感惋惜,想着应该早几天来看看,白白错过了这好风光。正准备离开,一位老师却挂着相机快步走来。我心想:这已经没有什么完整的花了,没有什么好拍的了。

是的,我一直认为他在寻找完整,可他却在寻找残缺,将我所遗憾的视若珍宝。“艳静如笼月,香寒未逐风。桃花独照地,终被笑妖红。”倒不是贬低灼灼桃花的嫣红,只是相比于满眼的粉红,那零零落落的梨花更惹人怜爱罢了。是啊,谁说春日里一切都得生机勃勃?那残缺的梨花不是别有风姿吗?又何必苦苦要求完美呢?

樱花

“樱花下落的速度是秒速五厘米。”

我以前总分不清樱花与桃花,总觉得“樱花红陌上”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风景应该差别不大。像是一定要教我区分似的,刚穿过一片密密的桃花林,就进入了樱花丛中。现在我才仔细地瞧见,这两种花其实大有不同:桃花树较矮,而樱花树较高;桃花浓密,樱花错落;若说桃花群是厚厚的火烧云,那么樱花丛便是那若有若无的薄雾。

樱花树栽得稀疏,但花枝却铺散开来,连成一片,投下阴凉,供人们玩耍歇息。一阵风穿过林间,惊起枝上的鸟儿,也吹落了花瓣。我置身于这一场樱花雨中,一瞬间,身边兴奋玩耍的孩童和休闲散步的老人都静止了,耳边嘈杂的人声和鸟叫也静音了,只剩下飞扬的樱花瓣和飘落的声音。“樱花下落的速度是秒速五厘米”,那么我要多久才记得住这一瞬的美好?“我该用怎么样的速度去生活”,才能与世间的美好相遇?

柳花

“晴天白日仍飞雪,错认东风转柳花”。

说来惭愧,在南方生长了十八年的我,还没好好观察过柳树花。等到离了那烟雨朦胧的故乡,来到北方时,才欣赏起这“碧玉妆成”。

四面荷花三面柳,济南城真不愧它“户户垂柳”的美名,大明湖边、沿着街道,处处可见绿丝绦,一直延展到了学校内。甲子湖映着娴静的柳枝,枝条上的柳花也挤出来毛茸茸的一串串。我曾期盼着柳絮纷飞的浪漫场面,还被北方舍友嘲笑“年少无知”,还没领会柳絮的烦扰。四月初,柳花上渐渐蒙了层絮,风一吹,柳絮纷纷扬扬地被卷在空中。“春荫漠漠雪霏霏”“解作漫天雪,终成满地灰”“无风才到地,有风还满空”“絮雪纷纷不自持,乱愁萦困满春晖”……想必古人也被这纷乱的柳絮困扰的叫苦跌跌。学生们在柳絮“雪”中赶着上课,糊了一脸飞扬的柳絮,捂着鼻子,防着柳絮进入口鼻。学生们在这场“大雪”中追逐打闹,一个个成年人啊,在这时变成了无忧无虑的小孩。一旁低垂的柳花,笑着看着它伟大的杰作,将这一幕幕大学欢乐时光记忆。

人间的四月天,不仅有繁花,还有温情。人们踏青出游,去寻找四月天的风光,却忘记了最美的风光,一直在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