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7-0818/(G)      2018年01月
18
总第615期


往期查询:

方   式:

关键字:

  



雪落

作者: 来源:资源与环境学院 芦博威   发表日期:2018-01-18    

  风起,雪落,惊觉已是一片素白。本以为触目又是满目苍凉,却惊醒于一弯雪落枝头。虽是晨曦未开,但仅凭那轮朦胧的残月,却让枝上那浅浅的素白格外耀眼。睡意一扫而光,披衣下楼,却陷入那片纯白。

  路灯昏黄,投下暖色的光,柔光下,雪花缓缓飘落。伸出手,笨拙地去接住一片飘落的雪花,一点沁凉从手心晕开,一直扩散到心头,扫尽心头的烦躁。抬起头,仰着脸看向天空,任由雪花轻轻拍在脸上,静静地将视线和思绪抛向无人的冷空。万点雪花仿佛由天心而落,飘转翻飞,又最终汇入心头,沁凉而冷寂;又似樱雪飘散,零落间带着诀别,凄美而苍凉。独步于无人的小路,侵袭而来的不只有寒冷,还有那淡淡的孤独。古人常以那零落的雪花暗喻孤寂,“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中的寂寥又有几人听懂,几人神伤。

  时间若流水潺潺,在无人问津处悄然流逝,恍然已是黎明。如一滴水落在墨痕,一道晨光在灰蒙蒙的天空晕开,在那深黛色的星空中,点下一抹浅灰,无言间蔓延了整个天空——天亮了。灰空下,雪花失去了灯火中的炫目,褪去了铅华,平淡而素雅,它们在朔风中翩然起舞,勾勒出一条又一条杂乱却又神秘的轨迹,那是天空与大地的密语,是空灵向厚重的转化。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成长吧,年轻时若飘雪,轻灵缥缈、个性张扬、锋芒毕露,渐渐地我们长大,渐渐学会内敛,学会包容,学会稳重,做事冷静分析,却也同时失去了曾经那双灵动的眼。朔风又起,雪,似乎下得更放肆。

  不经意的一瞥,惊愕地发现:雪虽然下得不小,但似乎却从未在马路上留下一点积雪。余下的只有满目的泥泞。一片片雪花飘落,如同扑火的飞蛾,冲向它所眷恋的大地,在那一瞬间香消玉损、荡然无存。那种从素白到泥泞的变化,是那样触目惊心,又是那么悲壮。有人说“或许是不知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泡影。”可真正的识梦之人又有几个?是的,梦是美好、更是希望,散发着迷人的光芒,是我们期盼的未来。无数人为之倾倒,并为此努力,也正是因为这,才有了人类的进步。可是,这个梦如果缥缈,宛若空中楼阁,可望而不可即,又会如何呢。我们追逐,我们为之痴狂,无畏而无休无止。可最后,伸手触碰这所谓的梦,就如同泡沫,一触就破。或许在旁观者看来,这是悲壮,如同史诗般可歌可泣,可对于追梦者而言,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残忍,梦碎的痛苦,又有几人会明白。雪花在空中流离,追逐着它飘渺的梦,从素白到泥泞,他堕入了梦的泡影,堕入其中,万劫不复。

  青空之下,雪还在下,几点青伞展开,点缀在飘雪间,宛若盛开的花朵。在雪中行,心中千万感叹,也随着这冰雪,缓缓消融。

摄影 冬日济大 政法学院 王乐轩 

没有相关信息